当前位置:大化瑶族网首页 > 瑶族研究 正文

丘北县瑶族盘王节带来的启示与思考

2019-12-13 20:35    来源:大化瑶学会 韦汉国    点击:

丘北县瑶族盘王节带来的启示与思考
 
韦汉国
 
        初冬的丘北,北风轻拂欢爽,冬阳暖和高照。2019年11月24日,农历十月二十八日,由云南丘北县民族宗教局主办,文山州瑶族研究会和丘北县瑶族研究会联合承办的丘北县2019年瑶族盘王节在椒莲广场隆重开幕。当日,该县七个少数民族之一的蓝靛瑶同胞穿着蓝靛盛装,精神饱满欢畅,与来自四面八方的兄弟民族一起,以舞蹈、歌谣、独唱、朗诵等艺术表现形式,共同欢庆一年一度的盘王佳节。受邀的省州有关部门、瑶学会的领导,县内外有关瑶学会的代表欢聚一堂,共同见证这一难忘和美好的时刻,共镶这一独具特色的盘王庆典饕餮盛宴。
        丘北县位于云南省东南部,文山州北部,为文山州所辖县。国土面积5038平方公里,耕地面积182万亩。全县辖3个镇9个乡101个村民委(社区)1265个自然村,总人口48.95万人,农业人口占总人口的88%。境内居住着汉、壮、苗、彝、回、白、瑶等民族,其中瑶族为蓝靛瑶支系(以瑶族妇女善种蓝靛,喜穿蓝靛所染衣服而得名),自称“金门”或“吉蒙”,多居住在山区及半山区地带,主要分布在温浏乡、双龙营镇、锦屏镇、平寨乡、天星乡5个乡镇18个自然村,人口3433人,占总人口的7%。“盘王节”又叫还盘王愿、跳盘王,是丘北县瑶族(蓝靛瑶)祭祀其始祖盘王(盘瓠)的盛大节日,时间在农历的冬月十五日,迄今已有1700多年历史。每年此时,瑶族同胞都要身着节日盛装,聚居在一起唱歌跳舞、举行祭祀仪式,共同欢度“盘王节”,祈求祖先保护保佑,赐福安康。历经千年的洗礼与传承,“盘王节”已经成为集瑶族传统文化之大成,是一种增强民族向心力、维系民族团结的人文盛典,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
        丘北县今年盘王节庆典活动,邀请了云南省瑶学会、广西瑶学会、百色市瑶学会、西双版纳瑶学会、文山州瑶学会等省内外瑶族研究会参加。我县瑶学会有幸收到邀请函,派笔者和县文联主席黄格同志前往观摩。11月23日早上五点半钟,我们一行人赶早驱车,行驶700多公里,用了将近八个小时的时间,终于当天下午三点多钟才到达丘北县指定接待的金康大酒店。此次丘北之行,且不说难忘举办方的热情接待,也不说有幸认识瑶学界不少同仁朋友,单就节庆活动的规模、档次以及文艺演出的特色、水平来看,可谓心情美美,收获多多,并给我们带来深刻的启示并引发深入思考。
        一、注重整合文化资源才能发挥节庆文化的功能作用
        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我国是一个多民族、多节日的国家,每个民族在长期的历史变迁中孕育了灿烂的民族文化,其中传统节日是民族文化的重要体现,它反映民族的传统习惯、道德风尚和宗教观念,寄托着整个民族的憧憬,是千百年来一代代岁月长途中欢乐的盛会,被誉为中华民族文化之花。传统节日不但具有文化传承、民族凝聚、关系调节、心理调适和行为约束功能,而且还具有纪念历史、调剂生活、社会教育、文化交流等作用,蕴含着深邃丰厚的文化内涵。每当逢年过节,人们通过多种形式来庆祝自己本民族的传统节日,以此祭祀先祖,追溯历史,彰显文化,弘扬传统,不但较好地发挥传统节庆文化的功能作用,而且对于保持民族特色、弘扬民族精神、增强民族凝聚力、促进社会和谐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但是,在新时代背景下,如何充分整合这些文化资源来形成规模效应,使其在推进传统节庆文化的繁荣发展上达到整体效益最大化,较好地发挥节庆文化的功能作用,并非是一件说在嘴上、写在本上的事情,必须殚精竭虑,付诸行动。丘北县今年盘王节庆典活动,其亮点之一就是创新办节模式,将蓝靛瑶的度戒习俗、壮族的竹钱习俗、瑶家敬酒礼仪、苗族风情,富宁的瑶铃、麻栗坡的盘王歌舞、侗族彩调、藏族舞蹈、彝族的弦子舞蹈等民族文化资源进行优化组合,集中推上了丘北县盘王节的庆典舞台,充分展现了瑶族底蕴深厚的民族文化和丘北各民族多姿多彩的民风民俗,彰显节庆的亲和力、凝聚力和向心力,洋溢着浓浓的民族味和新鲜感。
        看了盘王节,想起祝著节,笔者五味杂陈,感慨万千。祝著节是都安、大化、巴马三个瑶族自治县布努瑶同胞共同的传统节日,虽说“年年祝著年年过”,但却出现“各吹各的号,各唱各的调”现象,没有集中到一起来联合、轮流办节,办节的档次低,规模小,致使祝著节至今创不出品牌,显不出效应,形不成独树一旗、震撼一方的影响力,更谈不上发挥其功能作用。究其原因,主要就是没有注重整合祝著文化资源,采取“做东”的形式来轮流办节,缺乏创新办节模式的勇气和底气。如果从大化县的角度来说事,也不难发现,该县近几年来采取“1+7”的模式来举办祝著节庆活动,成功开启了祝著文化节庆的新模式。但目前除了“1”(县城主会场)能够保持办节的规模和势头以外,其余的“7”(七百弄乡、北景镇、板升、江南、百马、雅龙、六也)也只有七百弄乡、北景镇办得有点特色,剩余5个乡镇就像一盏盏油力不够的灯,办节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已大打折扣,有的乡镇甚至已经停着不办。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该当深思!退一步说,如果把“7”的资源整合起来与“1”进行联合,要求7个乡镇每年各出1-2个节目,集中在县城主会场或轮流在7个乡镇进行表演,邀请专家点评,也许办节的效果就不一样,精彩度就会大大提升。实践证明,要发挥传统节庆文化的功能作用,让传统节庆文化生生不息,就是要注重整合优化民族文化资源,共同打造民族节庆“合作版”。只有这样,民族节庆文化才能迎来“万紫千红春满园”的可喜局面,才能凝聚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的磅礴力量。
        二、节庆文艺汇演突出主题才能彰显民族文化特色
        举办节庆活动,文艺汇演是主旋律,也是一道独具魅力而又鲜活靓丽的文化大餐。通过文艺汇演,集中展示民族节庆文化的优秀成果与艺术精华,较好地发挥民族节庆的文化交流、宣传、融合、教育、导向等作用,始终为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和充满期待。但是,文艺汇演能否突出主题,特别是所展演的节目能否围绕主题,彰显特色,一直是大家关心关注的话题。
        盘王节与祝著节一样,都是瑶族(布努瑶)同胞的传统节日,其文艺汇演的主题就是要集中展示瑶族始祖盘王(或密洛陀)开天辟地、造田造地、抚育子女、斩魔除妖的丰功伟绩,展现瑶族人民意气风发、迎难而上、团结协作、奋勇向前的精神风貌,歌颂瑶族地区沧桑巨变、改革开放、与时俱进、团结进步取得的伟大成就,这是指导思想,更是重点内容。今年的瑶族盘王节,丘北县在节庆文艺汇演方面确实是煞费苦心,彰显亮点,值得学习和借鉴。该县盘王节文艺汇演总十七个节目,用时一个半小时,从节目的编排、组织、演员来看,足以让人叹服,竖指称赞。一是节目突出主题。如《迎客欢歌》《度戒跳铃舞》《竹钱舞》《瑶家敬酒歌》《瑶铃声声》《歌唱盘王节》《瑶山酒歌》《让我带你回瑶寨》《瑶寨新貌》《瑶语朗诵》等十个节目,重点围绕“瑶族”“酒”“瑶寨”“瑶语”“瑶山”“盘王”等主题词来进行编排和展演,没有出现所谓的街舞、现代舞、老年舞、童声合唱等与主题无关的节目,既保持原生态又充满时代味,既接地气又具有民族特色,给人一种满足感和亲切感。二是组织者皆为各级学会。从组织者来看,在十七个节目当中,除了第一个节目《迎客欢歌》和最后一个节目《欢迎您到丘北来》由丘北县文工团表演以外,其余分别由丘北瑶学会、丘北壮学会、文山州瑶学会、丘北苗学会、丘北白学会、富宁瑶学会、麻栗坡瑶学会、彝族学会负责组织汇演,另外四个节目安排各民族民间文艺队进行表演,没有出现“歌舞演员包全场,无关节目来凑合”的现象。由民间社团负责编排和表演节目,这在民族节庆文艺汇演中并不鲜见,令人点赞。三是表演者以瑶族民间艺人为主。从表演者来看,除了第一个节目和第十六个节目由丘北县文工团的演员表演以外,其余节目的表演者均为瑶族、白族、彝族、藏族等民间艺人和农民演员,观众通过观看自己人演自家的节目,内心充满着十足的自豪感和亲切感。所以,整台文艺节目一开演,再加上主持人的随机应变,始终掌声不绝,欢呼不断,场面活跃,温馨浪漫。
        想想布努瑶祝著节文艺汇演,那才叫“大杂烩”啊。说实在,祝著节庆文艺演出,应该突出“祝著”二字,全面反映布努瑶同胞的祝著文化和民风民俗,增强人们对祝著文化的熟知度和认同感。但有些县、乡镇的做法显得有点另类,只要是文艺节目,甭管是街舞、友谊舞还是校园歌曲、革命歌曲、酒廊情歌,统统开绿灯、给机会,致使一大堆与祝著节庆无关的节目堂而皇之地登上节庆舞台,造成节目偏离主题,主次不分,良莠不济,不伦不类。难怪有人给祝著节文艺表演作这样调侃:“开头看祝著,中间插祝著,结尾没祝著”。意思是说,开始表演时,前面几分钟安排有祝著节目开场白表演,中间有插花式的祝著节目,最后再也看不到有关祝著的内容。每年一场的祝著节文艺表演,有关祝著节的节目占不到1/3,其余全部被现代歌舞和其他节目强挤强占,让人弄不清楚到底是祝著节庆汇演还是现代歌舞晚会,怎不叫人纳闷?
        三、重视发挥民间社团力量才能推进节庆社会化
        民间社团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非政府组织,它代表的是公民社会的力量。在民间社团当中,有不少的专家和学者,他们不仅是文化遗产研究的专家和学者,具有丰富的保护、传承和开发经验,而且对文化遗产研有深度、情有独钟。由于地缘关系,民间社团组织大多研究的是以民族民间节庆为主要内容的当地文化,与民族民间文化具有天然的联系,再加上经他们组织发展起来的农村民间文艺队伍,是民间文化的骨干力量,有着官方组织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他们对如何举办节庆活动并通过活动来达到保护非物质遗产的目的最有发言权。
        传统节日属于民间文化,是非遗保护的主要对象。而要保护和弘扬传统节日文化,除了需要政府加大力度外,更依靠民间社团的力量,两者相辅相成,不可或缺。但是,如何让民间社团在民族节庆活动中拥有话语权,甚至出高音、唱主角,应该是各级民族、文化部门努力探索和实践的问题。而解决这个问题,丘北县盘王节给我们出示最好的答卷,作出最好的榜样。丘北县此次盘王节庆活动,从总体方案制定到整个活动安排,从组织领导到分工职责、从节目筛选确定和现场彩排汇演,从后勤保障到安全保卫,从资金筹措到明细开支,等等,均由州县八个民间社团来组织和策划,甚至领导的讲话稿、主持词也由民间社团安排人员撰写,每个环节皆由民间社团说了算,真正把民族节庆的举办权交给民间,还予社团。此举的目的,就是逐步把民族民间节庆推入市场,走向社会,让民族节庆在社会这个大舞台上获取肥沃的土壤和水分,永立于不败之地。“他山之石,可以为鉴。”丘北的做法,除了引起我们的深思以外,是否采取“拿来主义”的态度,汲取所长,为我所用?令人充满期待。
        四、激活民间融资渠道才能激发民族节庆活力
        常言道:钱不是万能的,可没钱却是万万不能的。举办民族节庆活动,必须有经费作为支撑和保障,这是前提条件。但是,对于经费问题,我们不可能把目光盯在财政预算盘子上,因政府的财力有限,如果采取“等靠要”的态度,满足于躺在预算盘子里办节庆,无异于作茧自缚,寸步难行。因此,要做大做强民族节庆活动,就是要充分利用市场融资功能的优势,通过开辟广告、捐赠、赞助等多种方式,广开筹资渠道,以赢得民间资源的投入和聚集,充分发挥市场在节庆活动中的决定性作用,以减轻政府的财政负担,实现市场化运作、高效率办节的目标。
        丘北县今年的盘王节庆活动,通过各级瑶学会的努力,参与赞助的企业达5家,赞助资金达几十万,较好地解决了节庆活动经费不足的难题,扭转了长期以来“等待政府拨款办节”的被动局面,使得节庆办得有“人气”、有“气势”,有“声势”,其做法值得可点可赞。同样,祝著节与盘王节都属同个民族、同种性质的大节,如果光靠政府安排经费来办节,既不现实,也不提倡。即使节办起来了,也是“节不将节”,难以达到理想的效果。大化县自2006年以来,县政府从实施文化战略的高度出发,将祝著节提升为“官方办节”的层面上来,至今也举办了十多年,成效不小。但由于办节经费除了政府还是政府,根本没有得到或不想得到民间任何一分赞助,经费不足,举步维艰,致使祝著节历经了十多年的爬坡过坎、提炼升级,目前仍然处于低水平阶段,“你大爷还是你大爷”,始终走不进“高大上”的领地。存在这方面问题,既有客观原因,也有主观因素,但其中重要的一条就是民间融资渠道得不到有效激活,民间赞助经费被挡在了节庆的门外,失去了外援之力,导致民族节庆后天性发育严重不足,缺乏应有的生机和活力。因此,要办好民族节庆活动,打造民族节庆活动品牌,就是要打好融资组合拳,多措并举激活民间投资活力,为推动民族节庆的繁荣发展提供更多的动力,让民族节庆散发出弥久、灿烂的文化光芒!
        (原创作品,未经同意,严禁转载和复印,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