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化瑶族网首页 > 瑶乡文苑 正文

安然

2020-05-15 20:29    来源:韦添敬    点击:

安 然

韦添敬

 
       安然是一个不幸的人,同时也是个幸运的人。由于父亲好赌,与母亲结缘后依然没有能安下心来经营家庭,整天都是游手好闲,来往于县城集镇,穿梭在市井小巷中,爷爷奶奶看着也是心累,久而久之也就不加以理会了。安然出生的当天,母亲和父亲狠狠的吵了一架,父亲愤然离去,母亲显得是极度的伤心,不久就因腹痛难忍瘫倒在地,使劲呼唤了许久也没人前来搭理。最终还是靠着个人的顽强意志爬到了床头上来,强忍着剧痛坚持到了傍晚,终于是把小安然给生下来了。那时候的母亲也还年轻,各方面经验也都不足,加上生活贫困身体瘦弱,又没有老人陪在身边,面对突如其来的小安然显得是有些束手无策。临近深夜了,父亲还是没有回来,爷爷奶奶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母亲真的是又饿又累,在乳汁还不够充足的情况下小安然哭得是非常的伤心,母亲心烦意乱,内心中挣扎万分,伤心着过了很久,不知道什么时候,也不知道时间已转入哪个时辰,就只丢下了小安然便独自离去了。
       安然这个孩子真的很不幸,一个人裹着被卧被独自留在了卧席里,那哭声是一次比一次的狠,眼珠子都哭出了血丝,却还是那般的无助。心想着我虽然渺小,但也不能这样子听命由天,便使尽了要吃奶的力气挣扎了起来。说实在,这是至今为止世界上最胆大的挣扎,安然一丝一丝地挪动,挪得极尽没了哭声,咚的一声,连人带裹砸进了床头下边,顿时一声惨叫,血肉模糊,晕了过去。上天也许真的有好生之德,安然这么一摔非但没有摔死,反而摔出了一根救命稻草。自己的爷爷奶奶终于是出现了,向半路中的安然伸出了一双留命之手,安然更是以超乎顽强的意志存活了下来。只可惜人是活下来了,智力却还给了娘胎,从此一蹶不振,记忆力模糊,越长大也就越单纯了,爷爷奶奶和父亲也曾尝试着去弥补和挽救,结果都是无功而返,故事情节无不催人泪下。
       安然使劲的生活着,父亲却还是难改原有的那副模样,只好靠着爷爷奶奶公鸡带仔般的引导慢慢成长,努力学着去走路,学吃穿,学触摸,学着寻找属于自己的兴趣爱好,和同龄的伙伴们一起玩耍。令人惋惜的是,就连这简简单单的玩耍对于安然来说却是那么的难,他最终还是什么都学不会。双腿也不听从使唤,腰杆始终挺不起来,整个人摇摇晃晃,手撑着个小矮棍一天到晚躺泥巴,真是不可谓不惨,不可谓不让人心疼呐。可是咱们心疼又能有什么用呢?人各有各的生活,各过各的日子,命运捉弄人呐,生活总还得持续下去。
       安然独自一个人一整天行走在通往村屯的道路上,对过往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物他都充满了好奇心,不由自主认真的看,看得是深入细致,温暖人心,还时常因为看得太过投入而流出了口水。那眼神里的故事,似乎都是在跟每一个路过的人诉说着他的追求、他的热恋以及他对自由的向往。他就那样站着,那样望着,默默地注视着别人远去,自己始终还是走不稳,走不快,也站直不起来,衣服、鞋子、全身上下到处都是跌痕、疤印和沾满一路的灰土。过往的大人们也都是藏有爱心的,对他纷纷传来了同情和怜悯的目光,只是同龄的伙伴还是闹不明白,安然到底是出了什么状况,为什么这么与众不同。
       受制于自身的智力障碍,安然自然是上不了学了,也没法帮爷爷奶奶分担家务,只要是懂得在饭点的时候回家,不轻易给家里人添乱子,就算得上是求来的福运了。让人深感遗憾的是,安然就连这最基本的要求有时候也满足不了,时常因为好奇乱走或者是走得太慢,在饭点的时候经常回不来,为此时常挨饿肚子,或者在村屯里吃好心人赐予的食物。
       其实安然也并没有那么一无是处,他还是有属于自己的个人爱好的。毕竟生活在农村,四周都是农田,每天都会发生许许多多奇妙的事,安然走着看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突然觉得自己很喜欢一件事,那就是放牛。
       一天上午,屯里的痨爷爷带着一群放养的牛从屯间走过,安然仔细地看着望着,流出了一整排的口水,把痨爷爷都给惊住了,急忙过来询问,安然愣是一团傻笑,痨爷爷问了半天就只得到了三个字的回应——养牛好。
       痨爷爷看着他可怜,顿时萌生了怜悯之心,便多问了一句“你觉得养牛好?”,三毛傻笑半天回应了一声“嗯!好”,痨爷爷便顺着回了一句“那好吧,我就带上你”,安然顿时欢心雀跃,手舞足蹈,飘出一团口水,在痨爷爷的急忙搀扶下才没有险些跌倒。
       就这样,安然便与牛结了缘,每天都跟着痨爷爷去放牛,因为身体原因走得慢,他只喜欢痨爷爷家的那头老母牛,因为老母牛走得比他还慢,安然的速度还算应付得来,跟着老母牛的屁股或走在其前头,一脸都是幸福的笑,那笑,源自于内心,饱含了万籁般的纯真和无限般的热情。
       安然终于找到属于自己的兴趣爱好了,那可是无限般的幸福,他每天都显得很开心,每天早早的在村口边等痨爷爷,热情几乎达到了废寖忘食的程度,哪怕是痨爷爷没有出现,出现个刘爷爷、张爷爷、李爷爷他也会显得很开心。
       日子就这样幸福的过着,痨爷爷每天都带着安然一起放牛,看着他一次一次地跟在老母牛身后,像极了老母牛的亲生牛仔一般,饱含了纯真的热情。因为每天都爱牵着牛绳,便想教他点什么,突然脑海间就萌生了一首歌,便教了起来。
       安然啊!来痨爷爷教你唱首歌:“小小牵牛花呀,开满竹篱笆呀,一朵连一朵呀,吹起小喇叭,吹奏一曲农家乐呀,山村富了千万家,嘀嘀嘀嗒,嘀嘀嘀嗒,一年更比一年发呀.呀.呀”。
       三毛热情地跟着唱了起来,一唱就是好几年,却还是因为语言障碍总是学不好,便把歌唱成了“笑笑纤钮发呀,塞满数泥巴呀,一锁连一锁呀,催熟小啊爸,催熟一席农夫瑶,餐餐服了千万家,滴滴滴灯,滴滴滴灯,一年更比一年发啊.啊.啊”。痨爷爷听着笑出了泪花,过路的人也无不捧腹大笑,安然却不以为然,高兴得像出笼的飞鸟。痨爷爷几经调整也没能扭转过来,最终还是妥协了,缘分吧,就由他这么唱了。
       就在这天真的笑容和温暖的歌声之下,安然家的生活却迎来了突发的变化。父亲因好赌成性,每每逢赌必输,家里的积蓄早已被挥霍殆尽,每天都有债权人上门催债,各个怒发冲冠喊打喊杀,父亲躲了几回,最终还是被找到教训了几顿,索性就装病瘫痪在床赖着不还了,这一装就装了好几年,只在夜里偷偷出来走几步,村里村外都被蒙混过去了,债权人来了几回见此无望,最终也就放弃了。
       父亲装病卧床之后,安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着放牛。一次,痨爷爷正在村口的大榕树下和亲友们打象棋,饲养的牛在山上受了惊,奔跑着冲向了邻居家的玉米地,村屯邻里一团大作,呼唤着痨爷爷及时前去制止牛群。而此时的痨爷爷刚好玩得正兴,见到安然就在不远处,便唤着安然前去赶牛,安然欣喜的就答应了,没曾想走了半宿却没能赶上牛群,还被一头公牛给堵在了路上,安然险些吓尿,被惊得不敢挪动。邻居家的玉米地被糟蹋得面目前非,呼唤声、谩骂声四处而起,痨爷爷这时才急了起来,急忙带着人前去支援,眼前的玉米地早已支离破碎,安然却不知所踪。大家急忙在四周寻找,才发现安然跌倒在了草堆里,迎面摔进了一堆牛粪,大家急忙扶了起来,只见得安然无恙,只是脸颊和身子上都是牛粪,一股鼻涕正使劲地往鼻子里吸,显得是惊魂未定,看来是被大公牛吓得不轻啊。
       类似情形时有发生,由于安然身体缺陷,行动不便,牛群中的大公牛却都比较凶,安然时常被视为欺负对象,为此每当遇到大公牛安然都显得极度紧张,站着都不敢动,甚至还被吓出了一裤子的尿。
       自此之后,有很多人开始建议痨爷爷不要带着安然一起放牛了,万一出了人命,那问题可就大了。痨爷爷顿时也紧张了起来,再这样下去确实存在安全的风险,老骨头一把了还真的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接着便开始躲起了安然,还把部分的种牛给卖了,放牛的频率渐渐减少,每天更多的是割些青草来喂牛。消息一传开后,刘爷爷、张爷爷、李爷爷等也都渐渐的把安然疏远了,安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理解不了,生活又回到了索然无味的当初。
       不过,此时的安然却添了一项新任务,就是给装病在床的父亲端茶端饭,洗衣倒水,开始做起了部分的家庭劳务。一天上午,安然忙完后正坐在门前的老树下休息乘凉,村里的族长突然走了过来,带上了安然的户口本和身份证,接着安然就往集镇里去了,不久便给他办了一张银行卡,还给他买了些吃的,安然高兴至极,一顿嘱咐之后下了车,目送族长离去,嘴角间又流出了一排的口水。
       就此又过了一年,安然枯燥的日子一如往常。突然,族长又来到了他的面前,带着他又赶上了集镇,在银行的柜台上领出了几千块钱,原来这是当地政府给予安然的基本生活补贴,一整年都没有花。族长便问起安然想怎么支配这笔钱,安然不假思索便回答着说想买一头牛,族长听了大为震惊,思了半宿还是觉得有些不妥,以安然的这个身子,给他养牛还不如说是在害他,便问着还有没有其它的想法,安然却总是傻傻的摇摇头。族长又思索了半刻,神情中突然显得有些愉悦,对着安然说“嗯!养牛也可以,但不能由你来亲自养,可以加入村集体合作社,你白天可以去看它”,安然便欣然的接受了。组长接着又问起想买怎样的牛,安然又不假思索的回了一句“痨爷爷家的老母牛”,族长冒出了凉汗,心想买什么不好,非要买痨爷爷家的老母牛。安然回答着说“老母牛好,它对我好”。族长发出浅笑,仔细端详了一番安然,便不再问了。
       过了几天,族长又一次登门了,带着安然径直朝着痨爷爷家前去。此时的痨爷爷刚好就等在家门口,傍边还绑着一头年轻的母牛,一阵嘘寒问暖过后,便问起安然你喜欢眼前的这头小母牛吗?安然傻笑着回答“喜欢,但我更喜欢那头老母牛”,族长和痨爷爷经不住哈哈大笑。痨爷爷便对着安然说“只要你唱好那首我教你的歌,唱得大声点我就送那头老母牛给你”。安然高兴啊,内心中简直翻了天,当口即来:
       笑笑纤钮发呀,塞满数泥巴呀,一锁连一锁呀,催熟小啊爸,催熟一席农夫瑶,餐餐服了千万家,滴滴滴灯,滴滴滴灯,一年更比一年发啊.啊.啊......
       唱得又恨,又特别的带劲,口水飞浅了一地,旁边的族长和痨爷爷都笑出了泪花。
       紧接着,痨爷爷还是经不住继续的笑,便从牛栏里牵出了那头老母牛,连同小母牛一起交给了安然,安然眼珠子都瞪直了,傻出了新高度。族长也显得有些震惊,便问起痨爷爷“不是只买小母牛吗,怎么还有老母牛”,痨爷爷回答着说“哎!就当我送给他吧,他和我的这头老母牛感情最好,况且他也常常陪我放牛,苦命的孩子,很不容易的,这头母牛也老了,不值多少钱了,我虽然也舍不得,但是对他而言有好处,就当做情感上的陪伴吧”。族长听了点点头,便问起安然是否满意,安然喜出望外,使劲的点头,族长和痨爷爷经不住又笑了。
       来不及思索,安然急着就要把牛牵回家,步履蹒跚地在后边使劲地呼唤,发号施令。族长一时没反应过来,这孩子要去哪里?集体合作社可是在村口的另一边啊?急着要去制止,但又看到安然非常的开心,而且自己也还有话要跟痨爷爷讲,心想着那好吧,明天再带他去了。
       安然牵着牛,一路走一路唱,那副模样怎一高兴了得。过了不久,家门外便传来了牛的吼声,安然的父亲也被惊住了,透过窗眼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竟然牵回了两头母牛,高高兴兴的就进家门了。
       等到了家里稍显平静,安然的父亲便使劲地呼唤安然,绑好了牛绳,安然便高兴的前去回应。迎面父亲就问起牛是哪里来的?安然始终是傻傻的笑,内心中的喜悦难以言表。父亲又问那两只都是你的?安然也还是傻傻的笑,父亲便不再问了。
       等到安然离开了房间,父亲便数了数手指头独自算了一下“一头大母牛,一头小母牛,按现在的市场价格计算,那也有几千块钱咯,这真是咸鱼翻身啊,呵呵”,说着便跳了起来,朝着牛栏里前去看看。
       不一会儿,安然养上了牛的消息就传遍了村屯邻里,乡亲们纷纷前来观看,大家都在为安然实现了养牛梦而感到高兴的同时,也意外的发现安然的父亲身体变好了,下了床,人变得乐观了许多,和正常人已没什么两样了,这真是双喜临门呐。
       傍晚,父亲还亲自下了厨,安然也感到了些许的突兀,父亲怎么说有事就有事,一下子又完全的好了,真是太奇怪了。说实话,这还是有生以来父亲第一次给自己煮的饭菜,也是第一次陪家里人吃饭,这滋味还真是幸福啊。
       吃完了晚饭,安然便早早的睡了,夜里做了好多的梦,一时间就梦到父亲趁着自己不在,悄悄地把两头牛给卖了,拿着钱又去赌了个精光,梦真的如同现实一般,安然被惊出了一行热泪,倒地狂哭不止,哭着哭着就把自己给哭醒了,天还只是灰蒙蒙亮。三毛真的是被梦境给吓到了,急忙起了身,捡起裤腰带跑进了牛栏,牵着两头牛朝着村口集体合作社直奔而去。
       天终于是亮了,安然满头大汗,终于是来到了村集体合作社的大门前。父亲也醒了,看样子心情是特别的好,还精心打扮了一番,哼着歌曲朝着牛舍而去:
       笑笑纤钮发呀,塞满数泥巴呀,一锁连一锁呀,催熟小啊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