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化瑶族网首页 > 瑶族文艺 正文

郎包的传说

2016-03-17 07:51    来源:蓝永秀    点击:

郎包的传说
 
○蓝永秀
 
        很久很久以前,天下出现一个魍精的吃人妖。这魍妖青面獠牙,长得很怕人。魍妖从天南吃到地北,从东方吃到西方,快把世上的人儿吃光了。这时,天下才出现了一个除魍妖的郎包。郎包是个孤儿,父母都被魍妖吃掉了。郎包躲过魍妖,历尽千辛万苦到达太阳山去寻到了太阳神,拜求太阳神授予他除魍妖的本领。太阳神感激于郎包救民心切,授给他腾挪闪打斩除魍妖的十八般武艺。郎包把太阳神的十八般武艺学到手后,拜别了太阳神,下山去寻魍妖争斗了。
        郎包走呀走,爬呀爬,从天南一直追到地北,都没寻到魍妖的踪影。郎包所到之处,房空地荒,白骨遍野。郎包看着一堆堆白骨,恨得他双目喷火。他对天起誓:寻不到魍妖,斩不掉魍精,决不作人!
        郎包又鼓起斗气从东走到西,仍是有家无人住、有地无人耕,有衣无人穿、有饭无人吃的凄惨景象,魍妖音讯全无。郎包不禁泄下气来走进一个空荡荡的山村踏上一户门口洞开的人家。懒洋洋地朝那盖上了木板水缸上一躺,气鼓鼓地闷思着……
        突然,屁股有如针尖般的刺痛,郎包挪开屁股用手抹了抹,没发现什么异常,抓了抓屁股被剌痛的部位,又重新坐了回去。可刚坐下不久,又莫名其妙地给刺疼了。郎包有些恼怒,把那盖板拍得梆梆作响,然后掏出汗巾铺上,才又坐了下来。又坐不久,重又被戳。这一次不同上两次,这一次把他的屁股戳得太痛了。他火了,猛地站起来揣起一脚朝那盖板踢去,那盖板踢飞到了几丈远的地方,落在院子里。
        郎包朝那水缸里猛地看个究竟,原来缸里躺着一对年轻的夫妻,他们瑟瑟发抖面如土色。郎包从太阳山下来,几次三番地行走东南西北中,不曾碰上一个人儿,想不到在他气泄之时碰上了这对美貌夫妻,喜得他扶出他们问个原由。
        夫妻俩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再哀求这个年轻人不要大声说话。郎包说自己是专寻魍妖为民除害而来的,有什么不能大声说呢。夫妻俩听后喜得连连向郎包这位救命恩人跪地叩头,说:“魍娇真是大害,她快把人类吃尽了。前不久吃到了我们村庄,都把我们全村人捉到屋后山上的大山洞里藏起来,现在她就整天在山洞里掏人心肝蒸着吃了。她一听到村里有响动,或看到炊烟,就下来捉拿。我们都几天吃不上饭了,快饿死了。”
        “那你们怎么不逃出这个村里去到别处去谋生?”
        “到哪里又不得死?谁逃得出这妖魔的掌心?靠着这绣花针,我们躲在这兴许还能多活几天。”
        郎包不解绣花针的妙法,经细问才知底细。
        原来那魍妖是一个青面獠牙的老太婆,完全是个人样,只是满身长毛,怪模怪样很是吓人。这魍妖有个怪疵,就是被针尖一戳屁股就全身奇痒难奈,非不可跑回窝跳进一浴缸去沐浴才见好。浴缸并不盛水,而是人血。她要吃人的时候,先把人扛到浴缸前把人血放进去待用浴身。这对夫妻就藏在水缸里,几天才敢出去煮吃一次。那魍妖一见烟火,就跑来捉他们。他们一见魍妖下山来,就手拿绣花针跳进水缸去盖起盖板藏身。那魍妖到家来看见火还没熄但却不见人影,就往那水缸的盖子上坐去等人回来。这时缸里的人拿了绣花针猛地一刺,刺破了她的屁股,她就奇痒难奈嗷嗷地跑回窝浴身,半个时辰回不来。
        “方才我们是以为那魍妖又来了,所以我们剌戳,原来是郎包恩人呢。这几天我们缺水又缺米,都没法子弄食。”夫妻俩对郎包说。
        郎包说他自有办法,随即要他们找出谷子来,他给他们弄食吃。夫妻俩找出了谷子。只见郎包双手捧住谷子一搓,就搓出了一大把白花花的大米来了。郎包接连抓了几大把,就够入锅烧火做饭了。郎中又提一只水桶走到芭蕉下,直着掌略运点气扎进芭蕉里。芭蕉里的水分就汩汩地冒了出来,流满了一大桶。郎包提着水放进锅里,很快就烧熟一锅香喷喷的饭。
        郎包挑起水桶很快就把水挑满了各家各户的大水缸。他又给各家各户生了一灶灶火。烟火在各家各户的房子上升腾,烟气布满了全村。那魍妖听到村里有挑桶打水声,又见满村炊烟,自言自语道:“天下就算这一村子的末日最长了,吃到这天下就无人了。这里的人都被我捉来挖掉眼珠全困在这里啦,如今怎的家家户户又冒烟,人是从地下冒出来的吗?好也!地上人吃完了,让我去把这些地下人捉来吃尽了,再吃到天上去!”
        魍妖下得山来,挨家挨户走进去捉拿地下人。但见家家户户水满缸,灶里正熊熊地燃着篝火,却找不到一个人。魍妖很纳闷,看着篝火自语道:“火还暖烘烘,人却无影踪。”
        魍妖这家转转,那家望望,搜起地下人来。忽然,一只大水缸里跳出个人儿来,这下叫魍妖乐坏了。她猛扑过去,伸长双手直往水里捞:“地下人,看你往那跑?大棒了,快去作我的美餐吧!”
        水一晃动,人儿也晃动,怎么抓也抓不着。弄了好半天,弄得那魍妖火冒三丈了,仍没抓到缸里的地下人。“地上人我都抓尽了,都没如此难抓!看你这冒出的地下人倒如此难抓,我不信!再难抓你也是在缸子里的,看我下水去抓你啦!”
        魍妖愤恨地把整个上半身猛地往水里扎下去,把个屁股冲着天。就在她的头脸上身扎入水去的一刹那间,水从她的嘴和鼻子灌进了腹肺。她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她不再捉什么地下人了,她只顾拼命地挣扎,像她咬断地上人喉咙放血时地上人挣扎的那样,她挣扎得太急了,以致于两个脚都跟着一起掉进了大水缸里。她好容易才挣扎出大水缸来,全身淋得很不像样子。她口吐白沫,上气不接下气……
       “地下人”实在看不下去了,才忍不住笑出声来。
        魍妖抬起翻白的眼向笑声看去,原来楼上站着一个人,他的影子正好投在缸里,叫她白闷了一缸水两眼翻白口吐白沫。
        “地下人,你是个好男人!好男不和女斗,你快下来讲和吧。”
        “我才不下去呢,你是吃人妖,你会把我吃掉的。”
        “我不吃你啊,我才不吃你呢,地下人。快下来吧。”
        “我不是地下人,我是地上人,并且是专吃吃人妖的人,我叫叫郎包。我一下去,我就要吃掉你这灭绝人性的吃人妖了。”
        “啊,你太幼稚了吧?怎么不知道这么一点道理呢?地上有那么多的人供吃人妖吃,而吃人妖只有我一个,都还不够你磨牙挂齿呢!还不如给我吃了最后一个你好改朝换代让亚当亚娃重造一种新人来。如果你现在就吃掉我了,就没有吃人妖去吃亚当亚娃捏瓦造出的最后一个人了。捏瓦造的人种不灭绝,世界就不能满朝没有末日了,亚当亚娃就无法革新出新的人种来了。所以,我这吃人妖看是危害人类,其实是人种革新的催化师啊!你吃了我,你不是因陈守旧阻碍革新吗?”
        “你说得很有道理,只是天生我来必吃魍妖,和天生你来必吃人没两样。所以,我是非把你这吃人妖吃掉不可的。但是你的道理说得太惊人了,因此,我又决定让你吃掉我。不过,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郎包丽郎包靓,别说两个,就是二十个我都答应,下来说呀。”
        郎包一个跳跃,早就从楼上跳下屋来冲出场院又敏捷地爬上了一棵梧桐树。
        魍妖从屋里赶到树下,郎包对她说:“你若能爬到树上,你就吃掉我吧。”
        魍妖本来就不会爬树,连爬树是竖着爬还是倒着爬都不知道。但为了爬上树去吃郎包,她只好耍小聪明临时向郎包学到爬树本领好爬上树去吃到他,她就说:“原来你的条件是要我和你比爬树,那太容易了!只是用我这专门吃人的爬树本领去和你这专门吃妖的比,有丢你吃妖人的脸。告诉我,你是怎么爬的树?让我学着你的本领爬上树去吃你,这才有意义呢。”
        “那好吧。我是屁股朝天头朝地爬的树。”
        魍妖如获世宝,忙着翻倒过来,屁股对天头对地爬呀爬,爬将起来。但无论怎样努力,都爬不上树去。那样子真像一只骚母猪闹情。
        郎包看着她的丑样,拿出了一包辣椒粉,对准魍妖的黑屁股猛地倾洒而下。辣椒辣得她屁滚尿流,尿水渗着辣椒粉,更把她辣得眼泪翻滚热汗直流。魍妖哭丧着问郎包:“郎包,我这身子如何是好?”
        “用你身边那棵上面青色下面淡红色的草叶擦擦,就会好了。”郎包指导她“对症下药。”
        魍妖照郎包的指导抓了一大把上青下淡红的叶子往屁股猛擦去。擦了几下子,屁股更辣得站立不住了,她只好往死里翻起筋斗来。
        原来郎包指导她用那上青下淡红的叶子去“对症下药”,是一种名叫野膝草。野膝草具有高毒性,能立刻灼伤人的皮肤。魍妖的屁股本来就已被辣椒辣得难忍了,再加上野膝草的灼烧,她只好在地上翻起筋斗半个时辰起不来。
        等那魍妖稍好点,对那树上的郎包说:“我一定能上得树去吃掉你,你等会儿。”说完,她跑进一户人家去。
        魍妖很快就寻来一把雪亮的斧子。郎包看出,她想砍倒树吃自己呢。
        魍妖到了树下,却不知如何砍起树来。这时郎包说:“三斧砍在石,一斧砍在树,石破树倾倒,进嘴郎包肉。”
        魍妖听明意思,心想:“郎包啊,你真太蠢了!还未问你的东西倒自己说出来了,进嘴的肉还不是你郎包肉是谁的肉?”魍妖抡起斧子向石头砍去三次,才向树砍去一次。又三次砍石一次砍树,循环往复。砍呀砍,砍得双手发麻,砍得眼冒金星,树还是没砍去一个年轮。魍妖恨恨地丢过斧子,说:“砍石白粉飞,砍树钝又钝,去你妈的烂东西!”
        魍妖歇得体力差不多了,才对郎包说:“郎包丽郎包靓,赶快下来吧,不比爬树了,还是比别的吧。”
        郎包对魍妖说:“爬树吃不到我,砍树又吃不到我,那就比武吧。你若能胜我,你就吃我啦,你若输给我,我就吃了你啦。可以不?”
        “比啥武的?”
        “由你说吧。”
        “那就比腿功吧。”魍妖很高兴,腿功是魍妖的特技。她捉人的时候,遇到那些作反抗的牛高马大人儿,她只揣上一脚,牛高马大的人儿就被踢出七十二丈远一命哀哉。她自信只要向郎包揣上一脚,郎包肉就是她的美餐了。她主动请婴,求战腿功。
        “好吧,你能把我踢出十丈远,你就吃了我的肉吧,如果我能把你踢出十丈远,我就吃了你的肉。可以吗?”
        “太妙了!但我得先踢你!”魍妖想,我能把人踢出七十二丈远,你才定了十丈,太不费劲了。但无论如何她都要先踢。她一脚把他揣了个七十二丈远,叫他两眼翻白一命归天,她不是可图了个美餐?
        “那好吧,你就先踢。”郎包从树上轻身飘下,站在魍妖面前,立个牢牢的。
        魍妖运足力气,朝郎包使劲地揣出了一脚。平生气力都运到了这一脚上,可郎包却只是后退了十步远。
        郎包回身来,对魍妖说:“好吧,该到我试试了。如果没比你的远,你就吃了我吧。”
        郎包向魍妖飞起了一脚,魍妖飞出了九九八十一丈远。
        郎包赶到魍妖跟前,魍妖肚裂肠流,血洒遍地。她口吐鲜血,有气无力地说:“郎包你很英雄!我佩服你!你吃了我吧!”
        郎包说:“我是吃着五谷的亚当亚娃捏瓦造的后代,我不吃你的肉。你吃了我父母兄弟,左右邻居,你几乎都把世人吃尽了,亚当亚娃捏瓦造的人差点绝种于你的这张嘴巴了。今天我是营救亚当亚娃的人种来斩除你的,你罪恶深重,死有余辜!”
        “好啊,我是死有余辜的。但我得告诉你,我生的吃你们这些亚当亚娃造出的人种,死后也是吃你们这些亚当亚娃的人种。我死后,我的血和肉会变成蚊子臭虫跳虱和老鼠之类的,我的骨头会变成虎子豹子,我的肠子会变成毒蛇巨莽。这些东西都会咬你们叮你们,饮你们的血,吃你们的肉,作践你们的五谷衣物……更重要的是,我的魂会变成魑鬼绕住你们的命吸你们的胎……叫你们生男育女不成……”魍妖没说完就咽了气。
        魍妖刚咽气,她的魂便化作一缕青烟飞走了。接着狼虎蛇虫蚊子虱儿一切作践人的东西也相继地从魍妖的尸首上分化出来了。
        郎包深知魍妖死后变作的这些东西害人之深,便把自己和太阳神学来的十八般武艺毫无保留地传授给逐渐繁衍起来的人们,让人们用以防卫虎豹蛇虫的袭击。人们也就在郎包的教授下,学会了刀枪棍棒十八般武艺,终于能够安定过日,兴家创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