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瑶乡文苑 正文

顯 然:玄妙的方向

2021-06-03    来源:顯 然    点击:659次

玄妙的方向

文/顯 然

 
       我出生在山弄;四面环山。但山的汇合处有坳口,那是通往外面的路。小时习惯了山,后来读书在外工作;见到坡岭与江河;尤其接触人事多后方知,世上所有的事物都是有方向的。
       如海边,夏季吹东南风,秋冬刮西北风;凡在海边生活的人们一般房子大多向南;要么向东或向西;如向北的则被视为无知。这些都是方向。我去过高原,特别是丘陵地带,南边树木茂盛;北边稀稀松松。倘若石头,也印证了方向的风姿;北面毛糙,另一面乃原始的精致。七月天,老农在晒谷物,往天空一望,云往家方向来还是顺门口朝前移;都是下雨与不下雨的征兆,也就决定了谷物防不防雨的思维。
       方向是空间概念;也是时间概念。
       一个积德之家生了小孩,小孩是方向;一个积德之家的男孩有了媳妇,媳妇是方向;一个有素养家庭的女孩,这个女孩是文化方向。
       我奶在弥留之际,人已无法睁开眼睛;而双手总在空中划着,像要抓什么似的,且脸上显得极度恐慌。我顿时明白,奶在寻找方向。死后往南、往北或往上呢?往上是天堂,天堂就是一个方向。
       物存方向,人究方向;能活的都有方向。
       小时,我们国家尚属文革后期,家里没钱买煤油点灯。而夜尿后摸黑上床,往往摸到的都是爸爸的头;顺而也就知道要睡的地方。
       有一次,我带一个县城来的女同志往各村为学生拍统一学籍照片。我们从一个村出来后就往另一个不属于我辖片的村途中迷路了。前不是屯后不见户,内心有些恐慌;尤其面对的是一个连着三条路面一样的岔口时,情绪更加波动。如何办呢?返原路去问清再赶回来肯定打乱全局工作计划,受批评是小事;但问题是要往的这个村已组织好含教学点在内的学生正候着,时间暗了致使教学点的师生散回原校的山路途中造成伤亡事故;那后果就没法想象了……刹那间,经历的;书本上有字的;生活中无字的;都一下子浮上脑际,且都极想理出个清晰来。
       ——孩子,路面光滑,说明平日脚印多,这是活路;反的荒野。忽儿,妈妈的话在耳边荡开。后来,我坚持这么走法,一个钟头后终于到达目的地。因而承认,妈妈教诲是方向,路面光滑与脚印多少也是方向。再后来,我总结:方向无处不在;且玄机万千。
       上中学时,班上有一位学友,父亲当局长,妈妈是中学教师;他吃不忧穿不愁,十足的花花公子。当时,一杯豆浆加一个馒头一毛钱;而他随便撕掉一张一元钱不当回事。我们毕业后,我因为家里穷直接报名考民办转公办当教师;除他外的其他同学也都陆陆续续地找到了人生的闪光点。在一次同学聚会时我方知,他因吸毒,人刚步入而立之年便走向了不归路。
       这是方向,人生的价值取向。世上有人不拜佛,但能悟佛。真的;善的;美的;就是佛。某站的一副职极喜欢与下属有故事。结果弄得单位里外上下明暗都处于一种非正常状态。而他老哥子却像没事似地在撰写日记。一次集会上,有“聪明人”为他作了给力性预测:前途无量!可第二年秋,纪检下来,法院带走。证明佛海无边,悟佛无边。
       大情需小爱,小爱需博怀。小草不起眼,但能装点江山;这是方向。神话中说,上天一天人间一年。顺此意,我们一个人的生命体顶多就有那么一百多天的天上日子。因而,人的何去何从,一开始就已明白了方向。要么上天堂;要么下地狱。小时偷针大了偷金是方向;出卖灵魂是方向;赌嫖的是方向;我为人人,人人为我;更是方向。
       有时置身于海上、沙漠、森林或大山,要走出活路得尊重自然,且必须把住自然。比如山路,它山前有山,山后有山。太阳从东到西,是方向;但山路不可能完全按太阳路径走的。这时只有你的智慧才是真路。我观察过蚂蚁搬家,一只接着一只,一直团结地前往目的地。假如人为地把一只提起来放到较远的地方,结果它仍然找到它的同伴。这小精灵的方向就是奇迹。
       有一回,朋友的女朋友得重病,他急需赶车往南宁护理。可那天,屋漏偏缝连夜雨。在车站售票处排队购票的人出奇的多,按常规,待到他买票时,那趟车肯定早走了。怎么办呢?我们两个大男人都缩手无策,尤其他急得于初冬的早晨里额头竟然沁出了汗珠;且话也没法遮拦。这时,有一位刚买到票的女孩走过我们旁边,听到我们的对话,她静静地观察了一下,之后便停了下来将她的票让给了我的朋友;本来一张车票连两元保险费也才那么五十元,可我朋友硬将一张百元大钞塞在她的手里;然后破涕为笑说千感谢万感谢。而那女孩始终不多要一分钱,紧随又重新去排队。两年后一天,这个女孩成为我的同事。我特意找她聊开当日的事。她说那天她妈也要动手术,但晚一点没问题;而听我们说话与急样,她愿意当一回“活雷锋”。又说到在院校里,只有三个特岗指标;怎么拉关系都临不到她的。谁知,院长偏偏投她一票,说她为院校做好事争光理所当然。
       奇迹,这是方向。人们常说,吃饭看菜;也是方向。一个有才能且守法的领导,他及他的队员是人民敬仰的。
       人一生,有些人走得远,是因为方向正确。有些人连原路都走不回,这是方向弊端。
       世界是多元的。包括不同肤色、种族与文化;但能在五环旗帜的感召下同唱一首歌;诉说人间真情。独树不成林,爿石难为岭。这是我们所住地球村的方向。然而,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区域矛盾升级,流血冲突不断;加上各种疫情肆虐……可,作为一些传统强国却不作为,甚至还到处生事造谣抹黑冲伤,这是个什么方向呢?曾有个爱耍小聪明的外国记者想为难周恩来总理,故意问说美国能以核毁掉地球64次,苏联(现俄罗斯)32次;中国能毁多少次?身为战略家兼外交家的周总理没有回避,像与对方拉家常一样微微道:一次就够了!
       难道他的话还不够通俗吗?请把好方向吧,地球村的我们!
       (2020年秋于广西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