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瑶乡文苑 正文

谁是谁的药?

2021-12-24    来源:韦青岚    点击:107次

 

谁是谁的药?

 

文/韦青岚

 

        夕阳扫过山头斜斜地照耀着座落在山脚下的这栋教学楼,一缕柔柔的光透过窗户静静地铺在班超的课桌上。

        已经是课外活动时间了。学校老师正组织毕业班学生在多媒体会议室填写高中志愿,然后给学生们观看中国新冠病毒的科研泰斗钟南山院士的先进事迹报告会。白板上时不时穿插了许多医疗工作者被感染后倒下的情景。钟南山表态要全力以赴救治中国!此刻,校长也来到了多媒体教室,他一反中考前的严肃神态,正慷慨激昂的陈述着还热着发酵的中考成绩,他感谢大家并且鼓励大家尽量留在本地高中学校就读。显然校长也在筹划振兴这座小城的教育事业。会议室里弥漫着一种中考病愈后高亢而庄重的气息!

        班超填好了志愿,可是心情却很沉重。他摇摇晃晃地从后门走了出来,只身回到自己的教室,他感觉自己病了。是啊,他浑身的不舒服。马上毕业了,他对这所学校结下深厚的感情,他的生命意义在这里得到重生,他依恋这里的一桌一椅一草一木,而且最放不下的更是生病了仍在住院治疗的班主任海英老师。

        中考已经结束有两个多星期了。教室也像平息了的战场一样空荡而宁静。海英老师交代他照料的那盆野生植物正在窗台上迎风摇曳着。这种植物非常难养却十分坚强。为了圆满完成对海英老师许下的承诺,他一直细心地呵护着这棵植物精灵有两年了。管它是什么物种,将开出怎样的花,只是一味的倍加爱惜。他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浇了半杯水,看到一片小叶子泛黄凋零,他不由得哭泣起来。是的,人的生命有时就像这一片叶子一样枯黄败落。尤其是这样的一个晚上,全国抗击新冠病毒疫情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自己也刚刚从中考的考场中爬滚出来,凌乱的心情尚未整理,也不知道海英老师是否已经康复出院。遥望着窗外的青山,他想起了当年海英老师帮他背着包带他走出大山走进学校的情景。

        班超本是生活在大山深处瑶家的一个穷孩子。三年前,妈妈因患了胃肠癌晚期,不久就宣布无药可治而永远地撒手人寰,撇下了年仅13岁的孩子。由于优异的小考成绩,他被这所县城中学破格录取,班主任海英老师因为尽心尽责走了两个小时的山路来迎接这个迟迟不肯上学的小才子。也许是出于对知识的热爱,抑或是对母爱的一种依恋,他看着和母亲年龄相仿慈祥又善良的女老师,就毫不迟疑的打点书包跟随着老师踏上了中学的征途。从此,自己就开始像沐浴这霞光一样享受着海英老师无私的爱心,这些只有母亲才能给予的厚爱伴随自己走过风雨迎接挑战,走出困境和解散迷惘。说心里话,他特别喜欢这个充满活力和战斗力的班级,喜欢钻进这些堆叠如山最富有挑战性的各科资料中钻研做题,喜欢和同学们一起阅读名著然后讨论得面红耳赤的场景。当然,最最喜欢的还是被海英老师带进的语文课堂,总觉得她的课堂有时像春天一样春花遍地泉水叮咚,有时如同身陷绝境认为无路可走了忽而豁然开朗柳暗花明又一个美丽的村落,有时形如浩渺宇宙穿越时空古人今人慨叹人生!

        ……

        初三了,在一切都很美好很快乐的时候,在全班同学准备冲刺中考的时候,海英老师竟被查出患了乳腺癌,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在整座不大的校园里炸开了锅,让全班同学不知所措,更让班超暗自神伤诚惶诚恐。

        按理说,中考已迫在眉睫,领头人却倒下了,大家应该乱了阵脚。可是仅仅一个星期,在大家挥手送别老师上省城大医院进行手术化疗以来全班同学都出奇的沉默,学习似乎更加卖力了。他们乖乖的接受和配合着新任的班主任,稳稳地做着练习,并量身制定了中考目标,努力地实施了一轮又一轮的复习方案。班超知道,同学们的心都提着,很沉很痛,但每个同学都必须努力,好让他们的海英老师放心去治疗。总之,不能再让老师操心和劳累了。

        想到这里,班超心里感到一丝欣慰,也许正如海英老师说的那样孩子们真的长大了。那么在班主任不在的情况下,在冲刺中考的前夕,他作为一班之长有责任也有义务率领全班同学迎战中考,勇往直前。

        胜利属于最坚忍的人,这句话说得一点都没错。中考很快就成为了历史,全班同学经过打拼考取出全县最优异的成绩。尤其是班超,他摘取了本县中考状元的桂冠。这个喜讯像无数烟花一样在城区的上空绽放,个个喜笑颜开扬眉吐气。班超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把这个消息告诉给海英老师。当他回到宿舍收拾东西时,竟意外发现那盘植物已绽开出两朵淡黄的花,仔细看极像观音菩萨擎起的兰花指,正在点化苍生。

        呵呵,你终于开花了!

        真是苍天不负有心人,神奇草终于开花了!班超乐得跟捡到黄金一样。

        班超哼着自编的小调抱着花盆直奔着海英老师的家。

        这才发现海英老师面带微笑的坐在院子中,许多师生早已围在旁边叽叽喳喳正嘘寒问暖呢。班超无比喜悦:

        金榜刚提名,

        神奇草开花,

        恰是恩师病愈回家时。

        ……

        见这盆花长得如此之好,海英老师显得异常的激动。她接过花盆冲着班超竖起大拇指,回头对大家说道:“你们知道这盆花草叫什么名字吗?它名叫铁皮兰,俗称为‘还魂草’,列为九大仙草之首,是药王孙思邈的药囊宝物,也是我们瑶山深处特有的药精灵。这种植物天生长在深山幽谷,沐浴阳光雨露,吸取天地精华,清净寡欲,天然仙骨,人工栽培极少成活,更别说让它开花结果了。”说到这里海英缓了一口气,接着又转手将那盆铁皮兰递给班超,“当初我托付你照料的时候,它还很弱小,我没想到,它不仅自己长得如此坚韧,还把你调教得这么顽强,可真是特大功臣啊!”这番话听得班超是云里雾里,但仔细一想他恍然大悟,思绪一下子又回到了初二时自己学习一塌糊涂既烦躁又懊恼的场景。

        俗话说“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自然会多几分紧张。初二年级时班里转进了一名学生,可谓是半路杀进一匹黑马。几次考场打拼,自己都是她的手下败将,竟然还是个女生。班超一向稳坐钓鱼台高高在上的尊严那时就差没地缝钻了,于是整日恍恍惚惚学无头绪。海英老师把他叫到了办公室,可她也没说任何一句批评的话,只跟他讲了些养花之道,希望能看到这株植物开出美丽的花朵,然后就把这盆挚爱的花卉托付给他照料了。起初并不喜欢养花,但渐渐地就热爱了,晚上把盆移到窗外,让它吸收露水,白天把盆安置室内,使它舒展腰身。学习紧张之余回到宿舍,看一看,闻一闻,聆听它在拔节,记录它在成长。这是多么美妙的事,哪还有闲情去攀高比低呢。如此想来,真要感谢这盆“药中之王”了,若不是有它,自己那“病”恐怕是与日俱增无药可救了。

        班超憨憨一笑,向老师深深地鞠了一个躬。老师慈祥的点了点头,严肃着说:“其实人生处处都有病因,都需要医治:烧杀掠夺是社会的通病,需要警察来医治;无知愚昧是学生的通病,需要老师来医治;骨肉体痛是人体的通病,需要医生来医治;喜怒哀乐是感情的通病,需要心灵来医治。现在,你们与我的感情相通,同时也左右着我的喜怒哀乐。所以,分享你们的胜利果实,收获你们的慰问与祝福,就是治愈我病根的药方,谢谢大家!”

        顿时,房间里回荡起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班超终于明白了:茫茫人海,没有谁在孤军奋战,没有谁已病入膏肓;尘世间,终究有那么一味药,在等着你慢慢服用,看着你渐渐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