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瑶族文艺 正文

独角牛的故事

2023-11-09    来源:韦汉国    点击:207次


 从前,在大山深处有一位瑶王,他拥有良田千亩,豪宅多栋,生活极其奢华,在当地颇有名气。

 可是,瑶王与妻子结婚多年,始终不见半儿只女的影子,心里十分着急苦恼,始终高兴不起来。他想,如果今生今世没有生育一个儿子,将来就没有人来接传香火,续管家产,我这个大名鼎鼎的瑶王岂不是绝了户头,虚有其名,被人笑话了。

 于是,从那时候起,瑶王总是找出各种理由挑起事端,制造矛盾,日日与妻子吵架,夜夜跟老婆斗嘴,甚至拳脚相加,恶语相迎,日子越过越糟糕,一发不可收拾。妻子明白瑶王的意图,只好允许瑶王纳妾,以续香火,了结心事。

 过不久,瑶王如愿以偿地娶来了二房,可第二个老婆脾气暴躁,人品极差,动不动就与第一个老婆拌嘴争吵,丝毫不把第一个老婆放在眼里。一屋“两”妻,整天吵闹不休,瑶王苦不堪言。

 瑶王本想娶来第二个老婆给自家续香火,可万万没有想到,第二个老婆属天生的不育不孕型,怪不得来到瑶王家三年了,肚皮仍然干瘪瘪的,始终装不了货。瑶王整天愁眉苦脸,不知如何是好。

 正当瑶王把续香火的希望寄托在第二个老婆的身上时,奇迹逆转出现了,整天被辱骂、排挤的第一个老婆意外怀孕了。这突如其来的喜事,令瑶王悲喜交加,谢天谢地。

 自从第一个老婆怀孕后,瑶王对第一个老婆的态度突然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每天给她吃的是美味佳肴,喝的是营养补品,把她养得肥肥胖胖、白白嫩嫩的,生怕她营养不良,影响腹中胎儿的发育。

 瑶王对第一个老婆盛宠如娇,更加激起了第二个老婆的切齿之恨。她常常乘着瑶王外出之机,威逼第一个老婆磨米、喂牛、挑水、砍柴,本属于她做的事儿,她都命令第一个老婆来做,根本不给第一个老婆有喘息的机会。吃饭的时候,她都给第一个老婆吃冷饭剩菜,甚至将洗碗水倒进饭菜里给第一个老婆吃,不把第一个老婆当作人来看待。

 虽然,第一个老婆每天受到第二个老婆如此这般的欺凌和辱骂,但她始终逆来顺受,默不作声。

 就这样过了九个月,第一个老婆终于孕期到期,准备临产了。

 受瑶王的安排,第二个老婆负责去接生。可第二个老婆心怀鬼胎,嫉妒心强,当她看到第一个老婆为瑶王生下了一个婴儿时,醋性大发,瞪红了眼。

 于是,她乘着第一个老婆产后昏迷之机,偷偷将刚生下的婴儿扔进了牛栏里,随后被一头母牛吞吃了。然后,假装啼啼哭哭去给瑶王谎报说是死婴,已经扔进地窖了。瑶王不知是计,只好捶胸顿足,抱头痛哭,自叹命运不公。

 第一个老婆醒来后,从第二个老婆的口中得知婴儿是个死婴。这一噩耗,犹如晴天霹雳,瞬间击碎了她的心,她顶着虚弱的身体,哭得死去活来,很久才从痛失儿子的悲痛中走出来。

 话说母牛吃了婴儿后的第二年,就生下了一头小牛犊。随着时间的推移,小牛犊一天天长大了,刚半年就长出了牛角。可这头小牛犊与其他牛类不同,它偏偏只长出一边牛角,显得另类和可爱,人们喜欢叫它“独角牛”。

 这头独角牛性格温顺,颇通人情。它每天吃着第一个老婆投来的嫩草,喂给的清水,内心充满着感激之情。可惜的是,它不懂讲话,每次只能以哞哞”之声来回应。

 就这样日复一日,独角牛与第一个老婆的感情越来越升温。每次看到第一个老婆一个人来磨米时,它就主动用独角来帮推石磨,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每次看到第一个老婆吃着第二个老婆吃剩下的饭菜时,就用独角来敲打着木板,以示自己的同情和不满。

 有一天晚上,为了惩罚第一个老婆,第二个老婆特地拿一斗玉米来给第一个老婆磨成米粉,并要求磨不完不准睡觉,不给吃饭。第一个老婆看看满箩筐的一斗玉米,想想自己产后仍然虚弱的体质,感到很是为难。但是,第二个老婆毕竟是瑶王的爱妾,一言一行,也许都是瑶王的授意,谁敢违抗?想到这里,第一个老婆偷偷抹了眼泪,只好领命去磨米了。

 夜深人静,寒风刺骨。第一个老婆独自一人围着笨重的石磨,摸黑着推磨玉米,满头大汗,非常吃力。

 这一场景,被栏里的独角牛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因为,独角牛心里明白,瑶王就是它的父亲,瑶王的第一个老婆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母亲今天遭受如此之罪,作为儿子,岂能坐视不帮?

 于是,独角牛来到石磨旁边,将自己的坚角用力推着石磨,帮第一个老婆推磨着玉米,很快就把玉米磨完了。

 连续这么几个晚上,第一个老婆每次都能顺利完成繁重的磨米任务,着实令第二个老婆感到惊讶和佩服。

 从此以后,第一个老婆每晚来磨米时,独角牛不但亲自出力帮助推磨玉米,而且还亲自动手煮着美味佳肴给第一个老婆吃。第一个老婆吃了独角牛煮的饭菜后,回到家就不再吃第二个老婆留下的剩饭冷菜了。

 每晚如此,令第二个老婆起了疑心,表示非要弄个水落石出不可。

 第二个晚上,当第一个老婆背着玉米去推磨时,第二个老婆就偷偷地跟在后面,仔细观察到底有什么情况出现。

 只见第一个老婆准备推磨玉米时,住在栏里的独角牛跑了出来,用独角推着石磨,帮第一个老婆推磨着玉米,不到一刻钟,就把玉米磨完了。然后,独角牛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位小帅哥,将自己的牛皮挂在门梁上后,就去煮饭弄菜给第一个老婆吃,那香喷喷的饭菜,令第二个老婆口舌生津。吃完饭后,第一个老婆才背起玉米粉回家来。

 呸!第二个老婆看在眼里,觉得恶心,随地吐一口痰水后,就另抄小道回家来,并把刚才所见如实告诉了瑶王。

 瑶王一听,感到奇怪,深疑不信。但想到第二个老婆讲得那么有板有眼,决定自己暗自跟踪一番,看看是否如第二个老婆所讲的那样神奇。

 这天晚上,第一个老婆照例去磨米,瑶王偷偷跟踪其后并在暗处躲藏起来,不让第一个老婆和独角牛发现,然后静静地等待着奇迹出现。

 果不其然,当第一个老婆将玉米放进石磨里后,独角牛就主动跑了过来,用其坚角推着石磨,眨眼功夫,就把玉米磨完了。接着,独角牛摇身一变,立刻变成了一位小帅哥,将自己的牛皮挂在门梁上后,就去煮饭弄菜,不到一刻钟,就煮成了满桌佳肴,然后他与第一个老婆一起,吃得津津有味。

 瑶王越看越觉得不可思议,越看越心急火燎。于是,他乘着小帅哥与第一个老婆一起进餐之机,悄悄把小帅哥那件牛皮衣偷出来,一把火就给烧了。

 小帅哥一眼看见自己的牛皮衣被火烧,立刻跑出门来,看到是瑶王正在烧自己的皮衣,立刻跪在瑶王面前,哭着对瑶王说:“阿爸,我的灾难还没过,你怎把我的皮衣烧了,叫我怎么活啊?”

 瑶王一听到小帅哥喊自己为“阿爸”,瞬间激动万分,紧紧地抱住小帅哥,语无伦次地说:“儿啊,原来是你啊,你怎么穿着牛衣住在棚栏里,造孽啊?”

 许久,小帅哥才松开了手,含着泪地对着瑶王说:“阿爸,事情是这样的,那天,阿妈生下我以后,负责接生的那个阿姨就把我扔进了牛栏里,我的牛妈当场就把我吞吃了,第二年,我的牛妈就生下小牛犊,那个小牛犊就是我的化身啊。”

 说到这里,小帅哥又转身对着第一个老婆说:“妈,感谢你每天为我投食喂草,把我养大,我永远忘不了你的恩情啊!”

 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小帅哥与瑶王、第一个老婆抱成一团,不成声。

 回到家后,瑶王二话不说,当场就把第二个老婆给赶走了。

 从此,瑶王夫妻两人和儿子恩恩爱爱,幸福甜蜜。而儿子小帅哥继承着父亲瑶王的家产,家业越做越旺,名声也越传越远。

 (整理  韦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