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瑶族文艺 正文

一对男孩和女孩的故事

2023-11-05    来源:韦汉国    点击:281次


 

 相传很久以前,在一个布努瑶小村寨里,有一对男孩和女孩,男孩蒙姓,女孩班性,两家近邻,十分友好。

 从小时候起,男孩和女孩朝夕相见,两小无猜,无论上山放羊、上学读书、砍柴割草、捕鸟抓鱼,两人形影不离,亲密无间,胜过亲兄亲妹,令人十分羡慕。

 可天有不测风云。有一年冬天,男孩不幸患上了一种怪病,久治不愈,早早地离开了人世间。

 男孩的不幸离去,犹如晴天霹雳,令女孩悲痛万分,她整天卧床不起,饭茶不思,久而久之,其人变得了沉默寡言,愈来愈消瘦了。

 有一天晚上,男孩化身悄悄来到女孩的床前,哭着对女孩说:“班妹啊班妹,我好思念你了,你跟我回去吧,我住在阴曹地府里,每天吃的是珍馐美味穿的是绫罗绸缎生活无忧无虑,多美好啊!

 女孩突然见到了男孩,根本没有想到男孩已死,紧紧地抱住不放,留下了久别重缝的泪水,对男孩说:“蒙哥啊蒙哥,我也好思念你啊,可我不能跟你回去,我要读书识字、放牧牲口、照顾父母、管护弟妹啊。”

 男孩看见劝不动女孩,就萌生了一个歪主意,偷偷跑到女孩家的鸡棚里,叫母鸡生下了一个软壳蛋,然后乘着夜幕悄悄离去了。男孩离去后,女孩随着也病倒了。

 第二天早上,女孩的母亲照例去喂鸡时,突然发现自家母鸡生下了一个软壳蛋,深感凶多吉少,大事不妙。于是,就跟女孩的父亲一起,跑到邻村的魔公家占卜问鬼,探个究竟。

 魔公占卜后,告诉女孩的父母说:“你们家的女孩深爱着一个死去了的男孩,昨晚那个男孩来到女孩的床前,叫女孩跟他回阴间去,女孩不同意,惹怒了男孩,于是,男孩就制造了这么一出怪事,逼女孩同意啊。”

 女孩的父母一听,面面相觑,想想自家女孩连日来的异常表现,不禁吓出一身冷汗,感到后怕。于是,女孩的父母祈求魔公施法解鬼,以求女孩平安,全家无事。

 魔公解鬼后,女孩再也梦不见男孩,家里不再出现任何奇闻怪事,全家人的生活回归正常,父母的心情平静了许多。

 但是,鱼游锅中,好景不长。

 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男孩又化身悄悄来到女孩的床前,哭着对女孩说:“班妹啊班妹,我太思念你了,你跟我回去吧,我住在阴曹地府里,每天观赏日出日落,笑见花开花落生活色彩斑斓,多美好啊。

 睡梦中的女孩突然见到了男孩,紧紧地抱住不放,流下了一见如故的泪水,哭着对男孩说:“蒙哥啊蒙哥,我也好思念你啊,可我不能跟你回去,我要读书识字、放牧牲口、照顾父母、管护弟妹啊。”

 男孩看见再一次劝不动女孩,又萌生了一个歪主意,偷偷跑到女孩家的猪栏里,抓着一只母猪让其睡在石糟里,然后乘着夜幕悄悄离去了。跟第一次一样,男孩离去后,女孩随着也病倒了。

 第二天早上,女孩的母亲照例去喂猪时,突然发现自家的母猪睡在石糟里,四脚朝上,呼噜震天,深感凶多吉少,大事不妙。于是,就跟女孩的父亲一起,又跑到邻村的魔公家去占卜问鬼,探个缘由。

 魔公占卜一番后,告诉女孩的父母说:“你们家的女孩每天无时无刻都想念那个死去的男孩,昨晚那个男孩又来到女孩的床前,叫女孩跟他回阴间去,女孩不同意,惹怒了男孩,于是,男孩又制造了这么一出怪事,逼女孩就范啊。”

 女孩的父母一听,面面相觑,想想自家女孩近段来的异常表现,急得直跺脚,半天说不出话来。于是,女孩的父母只好再次哀求魔公施展法术,隔开那个男孩,以求女孩平安,全家无事。

 俗话说:“越解越见鬼。”当魔公降妖隔开那个男孩刚满三天时,想不到那个男孩又来了。

 第三天晚上,男孩又化身悄悄来到女孩的床前,哭着对女孩说:“班妹啊班妹,我太思念你了,你跟我回去吧,我住在那里,彩燕穿花飞,草池春色美,生活诗情画意,多美好啊。

 女孩抓住男孩的手,哭着对男孩说:“蒙哥啊蒙哥,我也好思念你啊,可是,我要读书识字、放牧牲口、照顾父母、管护弟妹啊!”

 男孩抱住了女孩,哀求着对女孩说:“班妹啊班妹,如果你不能跟我回去,以后我就没有机会来看你了,咱俩的感情到此为止吧。”

 听男孩这么一说,女孩立刻动了真情,点头对男孩说:“蒙哥啊蒙哥,听你这么一说,我千万舍不得啊,如果我跟你回去,你能保证三、四天后送我回家吗?”

 “能,能的!”男孩看见女孩点头同意,高兴着说:“班妹啊班妹,你放心吧,我保证到时送你回到父母身边的。”

 就这样,女孩起床精心打扮,背着包袱,跟着男孩乘着夜幕悄悄出门了。

 一路上,男孩和女孩迎着春光,手牵着手,谈放羊的趣事,说上学的乐事,讲捕鸟的怪事,聊抓鱼的点滴,时而起舞,时而飞歌,尽情享受,好不甜蜜。

 就这样走了三天三夜,男孩和女孩不知不觉地来到了一座高山的半山腰上,山上有一股泉水,潺潺而流,清澈透亮。

 这时,女孩对男孩说:“蒙哥,我们已经走了三天三夜,又困又累,这里正好有口泉水,我们不妨坐下来喝一口水,休息一下才走吧。”

 “好啊!”男孩接女孩的话,说:“班妹,那我们就坐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才赶路吧。”

 女孩紧挨着男孩,坐在泉水旁的一块青石板上休息,对视相望,含情脉脉,好不快乐。

 这时,女孩不经意间回望西边来路遥远的村庄,突然看见一群人抬着一副类似棺材一样的东西正在田间走,前面一人点着火把,后面跟着的人不是吹吹打打,就是啼啼哭哭,其中就有女孩的父母,让人感到凄凉又可怕。(因为女孩的灵魂已经跟着男孩的阴魂出来了,女孩的肉身还睡在床上,他们出来三天三夜了,意味着女孩三天三夜没有醒来,其父母认为女孩已经死亡了,就按照当地的丧俗为女孩举行了丧礼,女孩看见的是一支送丧队伍,丧者就是自己。)

 女孩拍了拍男孩的肩膀,说:“蒙哥,你看,那群人抬什么东西啊,我爸妈为啥哭得那么伤心,是不是想我了。”

 男孩顺着女孩手指的方向看了看,然后骗女孩说:“班妹,那群人抬芭蕉树去田里种,不必大惊小怪啊。”

 女孩信以为真,跟男孩继续赶路。

 走了一个多时辰,男孩和女孩来到了一处皇宫家具店,这里的家具奢华大气,古色古香,让人啧啧称奇,流连忘返。

 女孩停下了脚步,对男孩说:“蒙哥,这里的家具太豪华了,我们坐下来欣赏一下吧。”

 男孩遵从女孩的要求,与女孩一起坐在家具店里休息,尽情享受着每一样家具带来的美感和幸福感。

 这时,女孩又回望西边来路遥远的村庄,突然看见一群人抬着一副棺材似的东西正在田间走,她的父母亲和哥哥哭得前仰后翻,撕心裂肺。

 女孩心头一震,问道:“蒙哥,你看,那群人抬什么东西啊,我爸妈为啥哭得那么伤心,是不是想我了。”

 男孩心中暗喜,“班妹,那是你爸妈请人来抬猪牵牛回家,不必大惊小怪啊。”

 这时,太阳已经落山,天空渐渐暗下来了。

 男孩望了望来时的路,起身催着女孩说:“班妹,时间不早了,我们快点赶路吧。”

 女孩跟随着男孩继续赶路,不一会儿,就登上了山顶,翻过了山坳,进入了男孩所说的阴间。女孩接过孟婆的一碗汤水,也把来路忘记得一干二净,再也回不到父母身边了。

 从此,男孩和女孩在阴间继续相恋相爱,上演着悲欢离合的故事。

 (搜集整理   韦汉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