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瑶族文艺 正文

卡西的故事

2023-08-27    来源:韦汉国    点击:234次


卡西的故事

 

整理:韦汉国

讲述:韦志德(80岁)  

 

很久以前,在大瑶山深处居住着一对瑶族夫妇,丈夫老实巴交,待人随和,妻子半字不识,勤劳贤惠。夫妻俩夫唱妇随,相依为命,日子过得舒适无忧。

但是,命运之神好像有意捉弄这对命苦的夫妇,他俩结婚三十多年,年年拜花婆,岁岁祭神灵,一直等到年逾五十岁时才有幸生育一个儿子,取名为卡西。夫妻俩老来得子,自然视卡西为掌上明珠,深爱有加,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生活有滋有味。

卡西这小子长得目青眉秀,人见人爱,特别是他左肩膀上天生长有一颗黑痣,黑里透红,十分抢眼。听当地算命先生说那是一颗富贵痣,将来必大富大贵,好运连连。父母听后心里像灌了蜜糖,乐开了花,感谢老祖的恩赐,让他们生出了个“接香火”的乖巧的宝贝,而左邻右舍无不竖起拇指夸赞这对夫妻生出了个好孩儿。

话说卡西愈来愈大,父母对他的宠爱也越来越深。卡西要针有针,要线有线,父母百依百顺,样样满足卡西的要求。凡是父亲走到哪里,卡西的身影就跟随到哪里,父子俩丝毫没有离开半步过。只要近村邻寨有红白喜事、宰猪杀羊什么的,父亲总少不了领着卡西一起受邀而去,让孩子见见世面,认亲识友,长大后会好做人,不落人后。天长日久,年幼的卡西渐渐养成了其他孩子少有的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依赖与娇性,整天吞云吐雾,以酒为伴,动辄刀棍相向,喊杀喊打,脾气日渐暴躁鲁莽起来。

话说有一年腊月三十,隔村有一位大叔杀猪过年,卡西的父亲受邀前往大叔家喝年酒,可出门时,卡西正睡得正香,父亲不好打扰,只好独自一人赴宴去了。

等到太阳从东方升起时,卡西才慢慢醒来,此时他发现父亲不睡在自己身旁,不由分说,随即吼着问其母亲说:“妈,阿爸去哪了,怎么不带我一起去?”母亲懂得卡西的脾气,只好如实地告诉卡西说:“你爸去隔村大叔家喝酒去了。”

不说则已,一说坏事就来了。卡西一听到“喝酒”两字,就像一只说怒就怒的狮子,立刻从床上一跃而起,掀翻被子,打烂床铺,踢翻家具,甚至连平常使用的锅瓢碗筷都不放过,家里一片狼藉,满嘴叫嚣着要杀要打父亲,解心头之恨。其母看在眼里,急着没法,只好任由卡西蛮叫胡来,偷偷挎着背篓出门劳作去了。

次日天刚亮,卡西一改往日懒床的习惯,早早就起床了,然后找来一把斧头,用磨石磨得十分锋利,好等父亲回家后一斧了之。可是,卡西左等右盼,迟迟不见父亲回来,心里的怒火更像添加汽油一样越烧越旺,恨不得把整个世界烧光杀光。卡西越等越不耐烦,只好将斧头藏起来,跟着伙伴们到屋外玩耍去了。

中午时分,卡西的父亲才从隔村大叔家回来,此时的卡西并不在家,他的母亲接在门口告诉其父亲说:“老头,糟了糟了,家里要出大事啦!”

卡西的父亲一听,犹如丈二和尚莫不着头脑,急忙问道:“老婆,要出啥大事啦?”

于是,卡西的母亲一五一十地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丈夫,说:“老头,你赶快找个地方躲一躲吧,以防万一啊。”

卡西的父亲听后,觉得既惊讶又可恨,惊讶的是自己的好孩儿,怎么要做出这种血光刀灾、杀亲弑父的事情,恨自己当初不带卡西同去,更恨自己生出了个不孝的孬种。不知不觉地,一种戒备之心在他的脑海里顿生出来。于是,他喜中有忧地对老婆说:“老婆,这事我自有对付的办法,你就放心吧。”

于是,卡西的父亲偷偷找来几根大木头,锯成一米多高的几节,将几节木头并排在床铺上,用棉被盖得严严实实,装出像个人睡的模样,然后,叫来同屯的几位亲戚,躲在屋角里,看看卡西回来后到底要做些什么动作来,以便教训教训一番。

不一会儿,在外面玩耍的卡西怒冲冲地回家来了,他刚一进门,就劈头盖脸地质问母亲:“妈,阿爸回来了吗?”其母亲只好如实地告诉卡西说:“你阿爸回来了,他因太累,正躺在床上休息呢。”

说时迟,那时快,卡西不由分说,急忙抽出藏在床铺底下的斧头,朝床上一阵狂砍,吼道:“你这死老头,谁叫你不带我去,见阎王去吧。”

此时,躲在屋角里的父亲及亲戚们见状,个个怒从胸烧,蜂拥而上,三下五落二地将卡西的手脚捆绑起来,关在一个木制柜里,然后,将其连同木柜一起绑在河边的一颗大树下,让河水浸泡木仓,以此来教训卡西。

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时不知从哪里吹来一阵狂风,偏偏刮走了河边那颗大树,等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木仓已经漂流到了河中央,渐行渐远。卡西的父亲以及众亲戚们束手无策,只好眼巴巴地望着木仓飘进河水深处,直至消失。

话说卡西随着木仓顺着河水在水上漂流了七天七夜,渴了喝咸水,饿了就吃父亲偷偷备在木仓里的干粮,最后不知不觉地漂到了一处渔民新村,被一位渔夫救上了岸。渔夫见到帅气十足的卡西,就带着卡西回到自家里来,帮卡西换洗新衣服,给卡西弄可口的饭菜,对待卡西胜于自己的亲生儿,令卡西十分感动。

卡西在渔夫家里吃住无忧,渐渐地长大成人了。于是,渔夫就供钱为他请来了塾师,教卡西识字、认理,盼望他能成为有用之才,服务社会。卡西脑子精灵,读书用功,成绩优异,最后考取了状元,到京城出任知府去了。

话说卡西被狂风吹进河水里后,卡西的父亲以及众亲戚就感到十分后悔和自责,特别是卡西的父母亲,天天以泪洗面,饭茶不思,夜不能寐,整天烧香拜佛,祈祷祖宗显灵,保佑卡西碰上奇迹,平安归来。但是,天天盼,月月望,始终不见卡西的身影。渐渐地,人们就把卡西当作死人给淡忘了,最后没有人再提起卡西,卡西就这样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

卡西到京城出任知府,日理万机,躬身处事,公道正派,威名远扬,京城里的达官贵人们无不佩服卡西,尊崇卡西。

但是,在卡西的内心深处,却始终不忘记三个人:一来他不能忘记给予他生命的父母亲,不知两老人家生活如何?二来更不能忘记危难之时救己一命的渔夫,不知他老人家能否安在?他多么相见他们,主动负荆请罪,报答和感谢他们的养育和救命之恩。就这样在日思夜盼中,不知不觉地过了二十个年头。

二十年,弹指一挥间。昔日调皮捣蛋的卡西已经成长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官人,名利双收,生活富足。但令人不可想象的是,自从那件事情发生以后,卡西的家庭全变了样,母亲因为思子心切,最后落出了一身疾病,不久即离开了人世间,而父亲鳏寡孤独,年老体衰,丧失了记忆,生活不能自理,全靠邻舍亲戚的施舍艰难度日,好不可怜。

话说有一年,卡西的父亲因自留地权属问题,与邻村闹起了纠纷,因双方各持己见,闹得不可开交,最后对方一纸诉讼,把卡西的父亲告到了京城。

京城高楼如云,车水马龙,一派热闹繁华的景象。早上十一时许,卡西年迈的父亲在众亲戚的搀扶下来到了京城,进入了官府,等待着裁决。此时此刻,他手脚发抖,心乱如麻,偶尔想起这件事的厉害和可怕之处,老人不禁打了个寒颤,想死的心都有了。“完了,这回完了。”老头自言自语,瘫软地坐在墙角里,不知如何是好。

正午时分,办案正式开始,审判大厅内庄严肃穆,气氛凝重。这时,只见卡西穿着一件红色齐盖长袍,戴着一顶尼质乌帽,腋下夹着公文包,高视阔步地走进办案大厅来,显得派头十足。

卡西刚坐在办案台上,就扫视台下的当事双方,只见原告方的一伙人虎视眈眈,眼睛咄咄逼人,无不露出胜劵在握的表情,而在屋里的一处角落,被告方只有一老头衣着破烂,拄着拐杖,偷偷卷缩在墙角里,头不敢抬,气不敢出,活像一只缩头乌龟,可怜兮兮。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当卡西与老人相互对视的一瞬间,卡西立刻愣住了,他急忙站起身,悄悄走近老人身旁,定睛一看,“啊,这不是我日思夜想的父亲吗?”但在大庭广众面前,他故作镇定,没有表现出来,只好偷偷地掏出手巾抹了抹眼角久违了的泪水。

卡西详细地看了看诉状本,听了听原告双方的供述,很快就明白这是一起企图霸占老头自留地而引起的纠纷案件,故依法判处原告败诉,原告方只好灰溜溜地回家去了。

办案结束后,卡西并没有退堂而去,而是快步来到老头的身旁,毕恭毕敬地对老头说:“老人家,请你起来跟我走一趟吧!”

“天啊,这回果真的完了。”老头稍微抬头看一眼卡西,心想:“自古以来,大凡办案的官员从没有挽留当事者,难道我真的要被过堂了。”

老人家越想心越乱,越想越害怕。最后,因熬不过卡西,只好硬着头皮,半推半就地跟卡西去了。

卡西搀扶着老人家来到他的住处,热情地给老人倒茶敬烟,并买来山珍海味,以京城特有的待遇招待这位老人。晚上,卡西特地让出他的龙床给老头睡觉,他自己则睡在沙发上。

卡西越是温情如火,老头越是感到糊涂,脑子里一片空白,一头雾水。

等到了第三天,卡西找来一把砍柴刀,交给老头说:“老人家,你去屋后砍一根弯曲的竹子回来,我急着用。”

老头蒙在鼓里,不好推脱,只好顺从地到屋后砍来了一根竹子交给卡西。卡西接过竹子后,对老头说:“老人家,这根竹子太弯了,你用石头把它压直给我吧。”

老头不知是计,只好照做。可是,压了三天三夜,始终没能把弯曲的竹节给压直起来,他开始害怕起来,猜测死期临头了。

这时,卡西稍稍走到了老头身边,笑着对老头说:“老人家,你懂得弯的老竹难压直的原因吗?”老头一脸尴尬,无言以对。

卡西接着又问:“老人家,你记得我是谁吗?”老头上下打量卡西一番,摇头无语,心想:“你这当官的,鬼懂你是谁?”

卡西看见老人家已无记性,立刻跪在地上,双手紧握着老人的手,声泪俱下地说:“爸,我就是你的亲生儿子卡西啊!”

老人一听到“儿子”两字,立刻犯难了,差点没有晕倒下去,因为,他的儿子卡西自从受到那回“教训”后,就杳无音信,不知去向,十有八九已经死去了,难道站在自己身旁的这个人就是我的宝贝儿子卡西吗?

老头半信半疑,许久才吞吞吐吐地说:“我的儿子卡西的左肩头上有一颗与众不同的黑痣,如果你是卡西,你就打开肩头的黑痣给我看一看。”

说着,卡西三下五落二地脱下衣服,很快就露出了那棵黑痣,老人家左看右瞧,终于相信了这是自己儿子的痣,是自己熟悉的痣。于是,父子俩禁不住紧紧抱头痛哭起来,久久不肯放手。

卡西这才把那回受到“教训”之事的原委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父亲,然后说:“爸,你小时候对我娇生惯养,使我生出了一些不良习惯,长大后很难改正过来,就像那弯弯的老竹子,纵有千斤石头,也很难压直啊!”

自那以后,卡西就把父亲留在京城,平常陪父亲喝喝酒,散散步,给父亲住好、吃好,以此来报答父亲的大恩大德,让父亲过上晚年幸福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