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瑶族文艺 正文

皇帝与孤儿

2023-03-09    来源:韦汉国    点击:396次

 

皇帝与孤儿

 

整理  韦汉国

 

    相传很久以前,在布努瑶村寨里居住着一位孤儿,其貌不扬,不善言辞,为人低调,却娶得了年轻美貌的妻子,演绎着“孤儿娶娇妻”的奇迹,在当地传为了美谈。凡是见到他妻子的人,无不垂涎三尺,恨不得亲吻一口。听闻他妻子的人,无不梦寐以求,巴不得飞临身边饱看一眼。

    经一传十、十传百,“孤儿娶娇妻”的事,不经意间就传到了皇帝的耳朵里。心怀鬼胎、贪色如命的皇帝忽然听到这等美事,神经错乱,心跳加速,瞪起大眼睛,吞着大口水,恨不得调兵遣将把孤儿之妻抓回来占为己用。

    一日,皇帝骑着一匹灰马,慢悠悠地去到孤儿所在的村庄兜风,忽见孤儿正在田里劳作,就用壮话问到:guhreih  gijmaz gya?”(做啥活啊孤儿?)显得十分傲慢无礼。孤儿一听皇帝问话,不知是啥意思,只好站在田里发呆,无言以答。

    晚上,孤儿回到家,如实地把皇帝的问话告诉了妻子。妻子一听,禁不住笑出声来。妻子告诉孤儿,皇帝是问你“做啥活啊孤儿?”。妻子接着提醒孤儿,明天如果皇帝继续问你,你就反问皇帝说:“guihmax  bae gyawz ye?”(骑马去哪里皇帝?)

    孤儿继续去田里劳作,到了中午,只见皇帝又骑着那匹灰马过来,问到:guhreih  gijmaz gya?”孤儿抬起头,故作镇静地说:“guihmax  baengyawz  ye?”皇帝一听,马上起了疑心,心想这句话肯定是其妻子告诉他的,否则,孤儿是编不出来的。

    只见皇帝骑在马上兜转几圈后,急匆匆下马来,突然指着孤儿的鼻子说:“孤儿,你明天扛一根蚂蚁木头来给我,否则我抄你的家。”说完,骑着马扬长而去。

    孤儿晚上回到了家,越想心越烦,越想心越乱。妻子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心想孤儿今天肯定被皇帝刁难了。

    于是,妻子安慰孤儿说:“孤儿,今天碰到啥事啊,闹得情绪那么低落,你告诉我,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吧。”

    听妻子这么开导,孤儿一五一十地把“蚂蚁木头”的事讲了出来。妻子笑着说:“这事好办,你放心吧。”

    晚上,妻子找来了一根柴火,涂上动物油,然后稍稍拿去放到蚂蚁窝里。

    第二天早上,妻子来到了蚂蚁窝旁,只见那根木头爬满了大大小小的蚂蚁。她小心翼翼地拿起来,给孤儿扛去见皇帝。

    皇帝见到孤儿扛来的“蚂蚁木头”,左看看,右瞧瞧,既惊又喜,想必这肯定是孤儿的妻子想出的鬼把戏,心想这婆娘脑子精灵,真不好对付。

    突然,皇帝转身对孤儿说:“你这个是小蚂蚁木头,不算数,明天你扛一根大蚂蚁木头过来给我,否则我要你的命!”

    孤儿被吓得六神无主,站也不是,坐也不是,乖乖地领命回家去了。

    回到家后,孤儿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恼火,什么小蚂蚁木头、大蚂蚁木头?这分明是皇帝有意为难自己,以达到霸占妻子的目的。

    孤儿思来想去,最后还是把“蚂蚁木头”的事如实地告诉了妻子。妻子嘴角微扬,安慰孤儿说:“这事好办,你放心吧。”

    到了晚上,妻子照例找来了一根木头,涂上动物油,然后又偷偷拿去放到大蚂蚁窝里。

    第二天早上,妻子来到了大蚂蚁窝旁,只见那根木头爬满了大大小小的大蚂蚁。她非常高兴,小心翼翼地拿起来,给孤儿扛去见皇帝。

    皇帝见到孤儿扛来的“大蚂蚁木头”,东看看,西瞧瞧,偷偷点头,暗暗佩服,不知说什么是好。

    皇帝心想,两个“蚂蚁木头”难题都难不倒孤儿,如果照此继续给孤儿夫妇出难题,想必不是好办法。

    于是,皇帝指着孤儿的鼻子说:“明天把你的妻子带过来为我打杂,否则,老子要你的命!”

    孤儿一听,如雷翁顶,差点昏死过去。想想自己的爱妻,孤儿心在滴血,不禁岑然泪下,只好拖着疲惫的身体,走出皇宫大门,一脸怒气地回家去了。

    不知走了多少路程,也不知用了多长时间,第二天凌晨时分,孤儿才慢悠悠地回到了家。

    孤儿到了家,就迫不及待地把“打杂”之事告诉了妻子。妻子一听,明知皇帝此举就是逼自己离开孤儿,去给皇帝当小妾了。于是,夫妻俩紧紧地抱头痛哭,难分难舍。

    第二天早晨,没等孤儿带妻子去见皇帝,皇帝早就派一帮打手们来围住了孤儿的房子,叫嚣着踢孤儿的房门,命令孤儿交出妻子。

    妻子透过竹篾细缝往外一看,只见打手们龇牙列嘴,怒发冠,深知凶多吉少,难逃厄运,便强忍着泪水对孤儿说:“孤儿,皇帝已经派人来抓我去当他的小妾,看来我和你的夫妻缘份已走到了尽头。我走后,你别担心,也别难过,保持天天上山打猎,得来的猎物,你把猎皮剥下来晒干,然后制作成一件猎皮大衣,然后穿着猎皮大衣去见我。”

    就这样,妻子告别了孤儿,跟着打手们回到了皇宫,当上皇帝的小妾了。从此,天各一方,不再相见。

    自从妻子走后,孤儿彻夜难眠,饭茶不思,人也越来越消瘦了。但是,每当想起妻子临走时的嘱咐,他还是强打着精神,坚持天天上山打猎。狩得来的猎物,他都将其皮剥下来晒干,以缝制猎皮衣服,剩下的猎肉除了留少许自家食用以外,其余的都分给左邻右舍和亲戚朋友拿去食用,日子还算过得去。

    话说孤儿的妻子当上了皇帝的小妾,生活在皇宫,旗袍玉食,无忧无虑。但是,每想到远方的丈夫、木屋里的孤儿,妻子整天愁眉苦脸、心事重重,从不爱笑也不说话,令皇帝感到纳闷和不快。

    转眼间熬过了三个年头,孤儿打猎得来的猎皮越来越多,便请人给自己缝制了一件猎皮大衣,穿在身上,五颜六色,兽味十足,好不威风。

    有一天,孤儿穿着那件猎皮大衣去赶集,特地绕过皇宫大门前,正好被妻子看见。妻子一眼便认出了孤儿,顷刻间笑得前俯后仰,合不拢嘴,令皇帝大吃一惊。皇帝心想,我娶孤儿的妻子为妾已有三个年头,从来没有见她如此大笑过,也不见她如此高兴过,但是,她见到穿着猎皮大衣的黄毛丫头,竟笑得如此开心,难道这件猎皮大衣暗藏着玄机吗?

    于是,皇帝命令孤儿脱下猎皮大衣,让自己穿上,好让孤儿的妻子、自己的小妾高兴高兴。

    等皇帝穿好猎皮大衣后,只见孤儿的妻子随即转笑为怒,指着皇宫中的打手们大吼道:“皇宫是神圣之地、尊严之地,岂能容忍这个穿着破烂衣衫的人在此逗留,这纯粹是给皇宫带来晦气,快,抓起来给我往死里打!”

    打手们一听,不容多想,随即举起木棒朝皇帝身上一阵猛打,皇帝还没有回过神来就断气了。

    而孤儿的妻子趁着皇帝被打之机,偷偷地给孤儿换上了皇帝的衣服,扶着孤儿坐上了皇位,当上了皇帝。

    从此,夫妻两在皇宫里恩恩爱爱,生儿育女,生活甜蜜,幸福绵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