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大化瑶族网首页 > 瑶族研究 正文

布努瑶蒙朵外和罗、韦打亲家的历史渊缘

2019-10-15 22:34    来源: 蒙建连    点击:

 布努瑶蒙朵外和罗、韦打亲家的历史渊缘
 
蒙建连
 
        在母系氏族社会,是没有打亲家这个概念的。打亲家是原始社会母系氏族末期向父系氏族社会过渡时期萌生的产物,我们布努瑶蒙氏可以追朔到2万多年前母系氏族末期的联姻渊缘故事。       
       一、央尚与央相   兄妹恋母系氏族向父系氏族的过渡
        瑶族史诗《密洛陀》中的母亲密洛陀,在她完成造天造地、造太阳月亮、造山造水和天地万物后,就孕育了她的子女们,汉(族)为老大,壮(族)为老二………瑶(族,央尚、央相,一男一女)为老满。
        传说母亲密洛陀老了,她设计让孩子们分家创业。于是,她集中子女们召开个分家会。她先把家产分类,分为书纸笔砚、牛耕铧犁、尺子称杆……月刮人犁(树丫制成的)等等。而后她对众孩子们说:家产已分类放在屋堂中,明早谁起得快就选要你中意的一类财物去创家立业吧。
        家庭会开完后,大儿女们就纷纷入睡了。唯有俩老满依偎在母亲身旁喋喋不休地讲起他们想要的中意的东西,畅谈创家立业的憧憬,一付踌躇满志直到鸡叫还未入睡。
        第二天,他俩醒来时,老大们都选去了他们中意的家财去开发家园了。其中,老大汉(族)起得最早,他选要了中意的书纸笔砚,后来他们去京师学堂读书,进官府朝庭做事。老二壮(族)选要牛耕铧犁,后来他们到平原去耕耙良田水稻田园、经营鱼米之乡。老三选得尺子称杆,后来他们去到市场做起卖买生易、盈利创收。老四……
        当太阳升起得老高的时侯,俩老满央尚央相才醒来,他们搓起朦胧的眼睛,看见阳光已照到屋堂,昨日兄弟闹热的大家庭已人去物空,眼下剩余的只是一把月刮和一把树丫制成的人犁,残酷的现实都把他们的美梦打破了。他俩泪眼婆婆,哭闹着去找母亲。母亲只好对他们说:你们就拿月刮、人犁到婆佛拉堂山上去,开荒种豆种玉米,建造你们的家园吧。
        央尚央相他们天意难违,只好顺从母亲的旨意,丧魂落魄地去到婆佛拉堂劈山造地、种殖产业。在九分石头一分土的大石高山上碗一块、瓢一块地过着原始农耕生活。
        随着岁月的一推移,他们考虑到用心血和汗水通过一把月刮一把犁置办的家业将谁来继承呢?为此,他们又去到母亲密洛陀去哭诉:我们没亲没故、没儿没女,将来我们老了,谁来继承我们的家业呢?
        为此,母亲密洛陀就给他们出了一套妙计,让他们在婆佛拉堂劳作中,一人在东头,一个在西边,各燃起一堆大火,如果两股浓烟能在上空中结合相绕,你们就可以结为伉丽,生儿育女,繁衍生息。
        那天,艳阳高照,风和日丽。央尚央相按照母亲的分咐,到婆佛拉堂去实施密洛陀的方略大计。
       天地造化,果不其然。他俩东头和西边燃烧起来的两堆大火,形成两股巨大的浓烟,就象巨龙彩凤一样缓缓升腾、翩赢飞舞,髙高地交织缠绕在半空中。此情此景,央尚央相高兴得手舞足蹈、幸福地拥抱在一起。
        从此,瑶(族)央尚央相(后称布刚央尚、密木央相)俩兄妹结为夫妻,生儿育女,繁衍了我们布努瑶一代又一代后孙,演绎着我们生生不息的生活和历史。从此,人类社会进入了父系氏族时代。
        二、渡河南迁徏   蒙罗联姻操办一场别开生面的婚礼
        共同居住在刚拉州、府都匀的豪朵外和罗拉仪,是布刚央尚和密木央相的第五代后裔。而两个结为伉丽的年轻人则是第六代子孙。
       豪朵外是布努瑶蒙氏的开启人,他娶猴大娘为妻,共生7男1女,女孩排行第八,名叫委妙。
        罗拉仪看到蒙朵外的女儿委妙,长得很好,就把她娶给自己的儿子罗斌为儿媳妇。
        举办女儿出嫁婚礼的那天,叔伯兄弟,吃肉喝酒,唱歌作乐,极为热闹。因猴大娘长得丑,又怕让她出头露面会引起官家来找麻烦。所以,把她关在内房里,不让她见客人。罗拉仪见不到亲家母,就问:“亲家母在哪里,我想见她一面。”  猴大娘听叫她一声,就急忙要想开门出来,脚绊了铜鼓响了咚咚的声音。罗拉仪听见后说:“艾呀,七个兄弟一有七面铜鼓,拿出来我敲打作乐多好呀!”于是,七个兄弟就拿出七面铜鼓挂起来,大家敲打作乐一天一夜。响彻天空的铜鼓声传到了东铎东朋土司,这使他们气坏了。说:“我们官家举办婚礼还不敲锣打鼓得这么热闹,小小的瑶家举办婚礼还闹得这么凶,以后他们人多起来这得了!”于是,官家天天磨刀擦枪、练兵习武,扬言一定要把瑶人赶跑杀绝。
       在土司的威胁下,瑶族觉得要跟土官对抗起来,又觉得寡不敌众,肯定要吃大亏。于是,大家就决定往南迁徙。
        迁徙之前,七兄弟先派人到河边去做渡河的准备工作,主要是伐木做船。姓蒙的砍嵩木和毛术春本来做船,姓蓝、韦、罗等是砍青刚木等坚硬的木质来做船。下水时,只有姓蒙的船能浮在水面上。而篮、韦、罗等做的船都沉到水底去。因此,篮、韦、罗等兄弟只好借姓蒙的船只渡过河。
        要离开刚拉州、府都匀时,为了迷惑土官,七兄弟把鸡关在鸡罩里,让它每天照样啼;把狗留在门前,让它每日照样叫;把谷米撤在鼓面上,让哈车哈尝画眉鸟每天来啄,让铜鼓每天发出咚咚的响声。准备就绪了,背井离乡的那天,天未亮前,大家就携儿带老,悄悄地踏上了不归的路途。
        临走的时候,有坏心肠的人,认为猴大娘大丑陋,带她跟着,会丢大家的脸。于是,就出了坏主意:把一翻小孩背带放在木对的石臼里。当走到半路后,有人就说:“艾呀,要渡河了,忘记背带在木对的石臼里,一会没有背带背小孩过河怎么办?猴大娘有四只脚,跑走得快,请跑去拿回来吧。” 猴大娘是人好心善,一心想着孩子儿孙,就信以为真,她急急忙忙跑回去拿背带。可是,她拉着背带,又没人踩对尾;她去踩对尾,又没人掏出背带,忙碌了老半天也没拿到,只好空手跑回到河岸边。这时太阳已快下山,人们已经渡河到南岸了。她大声臧他们,却没人理睬她,只好失望地看着滔滔的河水而失声痛哭,并伤心地说:以后娘看深山作家、白崖作床。你们出去以后,好心肠人会兴旺发达,有吃有穿,延年益寿。愤怒诅咒坏心肠人,会眼瞎腿跛,断子绝孙,患大勃子病。到了夜幕降临,猴大娘只好走入深山,流浪讨吃。
        大家离开河边之前,就把船只卖给一个壮人水手,得了一头生过十二胎的大母猪,在河边宰吃。杀猪后,让姓蓝的拿肠子到水边去洗,其他的在棚里煮肉做饭做菜。为了把猪肠洗得干净一些,姓蓝把大肠小肠都反反复复地翻弄,好长时间才回来。这样,猪肉都给其他人吃光了,姓蓝的只好煮肠子来吃,很不高兴。后来,还得到姓蓝翻弄猪肠的不亚绰号。
        接着,大家就离开了密肮密独(瑶话,母亲河),继续往南赶路,风餐露宿,后来走到东坝(地各)、乐利、别谢、别蒙等地。这里是荒山野岭、荆棘丛生,绿草遍地。大家就在这儿分为四个连片的村寨居住。大家砍树盖房,开荒种地,上山打猎,采摘野果充饥。
        四个村寨,共饮一口池水。水名叫肮果鲁。每天大家挑水时,经常发现水中有粪便,使水很浑浊。有的误认为是人的粪便,各村寨互相指责,吵闹不休。后来四个村子就派四个人,带着弓弩,埋伏在水边看守。
        有一天,人们都下地去了,有一只斑鸠飞来到水边来,咕嘟咕嘟地低头喝水,喝饱后,向外转身,然后往水里拉一泡粪便。这时,看守的人,一箭把它射死在水边。这样,水浑的原因就弄清楚了,四个村的人就很高兴。
        那天晚上,他们就把这只斑鸠煮熟后,切一成一百二十多块肉,使四个村子的男女老少,都能分到一小块肉,大家都很满意。这时就有人提往事来,并说道:小小的斑鸠每人都能吃到一块肉,杀了已经生十二胞的大母猪,有人还吃不上肉,这是有人心肠不好,只顾自己,不顾人家。因此,大家互相猜疑,互不信任。于是,叔伯兄弟主张分开,各到一方去居住。这样,罗拉仪迁到密罗密当(地各,瑶话);篮德莫和韦朵香迁去了猪乎独拢;潘德铎迁到了耶多耶打;蒙朵外和蒙迭众迁去到达切达轿、达浪达邦和达多肮手。从此,就形成了布努瑶族的蒙、蓝、罗、韦、潘等姓氏。
        蒙朵外和罗拉仪打亲家,操办委妙和罗斌的婚礼、敲打铜鼓震惊土司官家,既别开生面又惊心动魄,上演了一场布努瑶蒙、蓝、罗、韦、潘氏举族背井离乡、渡河南下的大迁徏。
        三、蒙比爱韦妹   一头牛一夜歌蒙韦联姻的历史渊缘 
        蒙比,是布努瑶蒙氏第十四代世祖,是交敏的遗腹子,他一生历经坎坷,一出生就受到蒙沙蒙井的威胁要杀害他,幸亏乖巧的母亲用麻线把他的生殖器系在胯下,说是生个女孩子的。满月后,母亲就偷偷把他从弄井弄受老家(现七百弄乡弄京村弄井屯)背到板升的拉牙密荡投靠叔伯兄弟,在那里辛辛苦苦把他扶养长大,使蒙比聪明过人。
        蒙比十七岁时,拉牙八十多岁的爷爷世仪带他到弄受来参加蒙沙蒙井举办的隆重道场(瑶话叫做赢常驾)。但家乡人谁也不认识蒙比。
        举行赢常驾的那天,杀牛宰猪,请客来满屋,吃肉喝酒,敲锣打鼓,道公祭神拜鬼,热闹非凡。特别是打铜鼓的场面,围观的人们很多。他们主要是来看蒙比敲铜鼓跳皮鼓的。蒙比不但人俊秀,而且鼓锣技术比谁都高,受到众人的称赞。
        到晚上,道公让蒙比演唱创世史诗密洛陀和瑶族族史。到了半夜,他唱到他父亲怎样因兄弟盗壮人水牛而被迫害致死时,泪流满面。声声泪泪都牵动着全场的心,全场的人都为之动容。
        于是,蒙沙蒙井就问老哥世仪老人说:“这是谁家的儿子?为什么他对我们的家史很精通?”  拉牙老人回答说,“你们掐一掐自己的膝盖后想一想看,还不是你们的子孙吗!” 这一说,蒙沙和蒙井大吃一惊,心中感到不安。认为不把这根独苗除掉,一日他为父报仇,他们就要大祸临头了。于是几个人就背后密谋策划在天亮前宰猪羊时,就同时杀害蒙比。有幸当时与蒙比对歌的女孩们知情,就用山歌暗示他:“哥乖就乘黑夜逃,莫等天亮让妹泪眼看哥头落地。” 冤家路窄,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在女孩们歌声彼落此起的掩护下,蒙比立即摸黑逃出了弄受,过观岳、观现、观郭、皮丝、车飞回板升腊样。真是虎口余生。
        蒙比回家后,他的母亲又详细地把蒙沙蒙井如何偷盗壮人的牛,使蒙比父亲如何受到惨杀的事告诉了他,激发了蒙比为父报仇的决心。不久,蒙比就来到车飞(百都),向瑶族头人篮觉官告了蒙沙和蒙井偷了满江观示壮人的水牛,而使自己父亲交敏遭受杀害一案。蓝觉官受理后,经过调解,按瑶族的习俗法作判决:蒙沙和蒙井割了一百二十个弄场给交敏偿命。
        蒙比得到一百二十个弄场后,他就从板升的拉牙迁到达密(瑶语,即现在的七百弄乡弄京村的弄模屯)。在山脚下盖起一间草房住下来,穷得家徒四壁。可是,他勤劳能干,开荒种粮食和青麻,年年收成很好。
        有一年,他背青麻皮到喝眸(瑶话,即保安街)去卖,换得了一头水牛。当天牵牛回到保安坳上的一口泉水边,瑶话叫脏无县时,天已快黑,无法再往前赶路,只好把水牛栓在水边的一棵小树根,然后爬山到达多达哄的布努瑶韦呼江wix  hut  gyeugb家去作客。
        韦呼江是德高望重的一方甲人,精通蜜洛陀瑶族史,又热情好客,宰鸡黄洒招待了他。客主之间,犹如棋逢对手。席间他们畅谈密洛陀创世史,从造太阳月亮到造山水人类;从蚩尤九黎族到刚拉州府都匀;从渡河迁徏密肮密独到肮果鲁兄弟分开……的手足同胞、耦丝情长的家属史,都说很是投机有缘。韦呼江看到蒙比是一个不凡的后生而在女儿面前大加赞赏。
        韦呼江有七个女孩,就象七位仙女一样,个个美得如花似玉,又能歌善唱。晚饭后,她们跟蒙比对歌到天亮,难入难舍。特别是第七个女儿,对蒙比非常喜欢。她唱道:“对歌一夜似在天,人间三年何时来;花开迎春朵朵艳,问蝶问蜂何情怀……” 蒙比接着唱道:“ 密造山水年年在,山环水绕哥情怀;蜂蝶恋花把歌唱,一路牵手到天涯……  ” 一种不言名状的情感犹如沐浴甘露的春花在两位年轻人的心田中娇艳欲滴。
        蒙比吃早饭后,下山把牛牵回到家的第二天,他穿了破烂的衣服,走到村边,要上山打柴的时候,韦呼江的第七个女儿,跟着牛脚印追踪来到了达兴达蜜(瑶语,即七百弄的弄京弄模屯),碰见了蒙比。因蒙比换上破旧的服装,她不认识了。问蒙比道:“你知道蒙比哥的家在哪里吗?”  蒙比不敢报露自己的身份而指着自己的房子说:“那是蒙比的家。”  姑娘很高兴,走到蒙比的草房门前等了一阵,蒙比才扛柴回到家。蒙比穿得很破烂,感到很不好意思。可是,故娘还是很喜欢他,并羞答答地说:“蒙比啊哥呀,我登门来养你!”蒙比也很高兴地答应她。此时此地,触景生情,歌声犹然萦绕在小屋中:女、“哥象针来妹似线,” 男、“ 牛印山歌唱百年。”  合、“ 哪个九十七岁死,天上人间等三年……”
       从此,两人就结成了恩爱夫妻,共同劳动,管好家业,生儿育女。他们共有三个男儿和一个女儿,男的老大叫义基,老二叫义坚,老三叫肮败。女的名字叫委盖。而老三肮败,是我的第十五世祖。 
        四、 构建和谐美   说中国故事讲民族文化做强催化剂
        一个民族有一个民族的风俗习惯,一个家族有一个家族的文化传说。瑶族在操办婚姻喜事时,就特地办一大桌有名望的十几二十人陪卜昌下助讲查昌,让双方卜昌下助畅谈双方联姻的历史渊缘故事。由女方老人先问问男方的卜昌,并递上一大碗酒让男方的卜昌讲述给全桌及围观的客人亲人们听。这一场面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宾朋们洗耳恭听,也是酒席最高潮的阶段。作为男方的卜昌老人得从双方联姻的历史渊源说起,然后依次说出一代一代的成亲历史,一直到当代的连姻亲家故事。如果是双方两家都还没有过联姻关系的,就得从央尚央相兄妹恋的传说故事说起。要讲得有根有据,符合双方的历史。这样的卜昌,就会博得众人的阵阵喝彩。否则,就会受到冷潮热讽而受罚喝酒。
        按照我们瑶族的惯例,做卜昌是要分得一个压耳朵长到的地方而割的大猪头,当卜昌的我们叫做扛猪头的人。当在卜昌桌上讲得牛头不对马嘴时,众人就会取笑这个卜昌为扛狗头的人,还要罚喝三大碗的洒,真的让你的眼泪裂出来而全场喝彩。那融融的气氛、和谐的亲情,一切都彰显在酒碗中。
        我虽不是地方甲人,但在工作之余,也常常充当晚辈们的卜昌去扛猪头。当碰到对方不大知晓历史的老人而沾沾自喜过,感到满面光彩。当碰到对方强人时,也曲项仰碗喝个底朝天而泪水裂出来。还强装笑脸,转败为胜,扬扬自得:“ 输理输酒不输人,时辰一到,媳妞上轿我就是大赢家了。”并再先干为敬一大碗而浑身是胆雄纠纠。全桌人也都端起碗来不醉不罢休,不然就真的输了。 
        当时辰到了,长辈姨妈给亲娘做一番梳发打扮手续后,亲娘就过门上轿。芽助打伞在前引路,亲娘在轿跟随其后,我扛着猪头、唱着山歌带着浩浩荡荡的跟亲队伍走向亲郎的家——
        扛猪头、做卜昌,
        引花引种进园庄;
        猪放栏、马放厅,
        牛羊成群放山岗;
        七面女、八面男,
        子孙兴隆富贵昌。
        ……
        上述是本人所知晓的蒙家与罗家,蒙家与韦家联姻的历史渊缘故事。至于蒙家与蓝家、潘家和其他民族兄弟联姻的历史,知之甚少。这得需让知情的兄弟们赐教了。
         瑶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一个少数民族,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民族之一。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很多思想理念和道德,不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有其永不褪色的价值。我们要结合新的时代条件传承和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和弘扬中华美学精神。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也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坚实根基。
        习近平总书记说:一个民族的复兴需要强大的物质力量,也需要强大的精神力量。没有先进文化的积极引领,没有人民精神世界的极大丰富,没有民族精神力量的不断增强,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可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历史是一面镜子,讲中国故事,说中华文化,促进民族大融合,是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构建和谐社会的一大课题,意义深远而重大矣!我们要做促进中华民族大团结的强有力的催化剂。
        (未经同意,请勿转载)